挤一趟早/晚高峰,你能学到很多迭代的知识……敏捷|迭代的地铁模型

关于敏捷|迭代的形象化解释——

李宽在《B端产品经理必修课》里,提出了公交模型。

Marty在《启示录》提出了火车模型。

这篇,我再给出个地铁模型,也许能让大城市每日通勤的从业者们更有直观感受。

先复习一下相关类比。

火车模型发布模式:以固定的周期持续发布产品,如果某项既定功能未完成,就落到下个周期发布。

公交模型:出行线路–>需求管理流程;发车间隔–>需求管理周期;到站时刻–>需求时间。

然后,我再说说地铁模型。

一趟车:一个迭代。

起点和终点站:一个迭代的开始与结束。

站点:一趟车按照站点顺序依次停靠,好比迭代的阶段节点,比如评审完成、编码完成等,背后是一个相对固定的,有时序的需求管理流程。

发车间隔:迭代周期,乘客多的时候,调度会增加车次。

乘客:一个个的需求点。他们有优先级,比如老人孕妇,上车后有更大概率可以有座位(享受更多的资源支持)。

到站时刻:某个迭代,每个环节有固定的时间点,如果需求错过了时间,本班车不会等,但可以坐下一班车。如Scrum之类的敏捷方法,对时间会严格把控,比如每周的周一上午干什么、周五下午干什么,更像地铁而不是公交车。

车厢/座位:比如女性车厢、照顾专座、商务座(如深圳地跌7号线),这是资源的优先级,用来匹配需求的优先级,乘客根据其特性、票价等,可以获取的资源不同。

快车慢车:在一个大的研发组织里,不同迭代的优先级,比如日本的地铁,同一条线路有每站都停的,有快速、有特快。此外,必要的时候会出现让车的情况。

上下客:不是每个乘客都是从起点上车坐到终点的,各个环节,都可能有上有下,需求也有在各个环节搭车的和变更的。当然,临时上的,估计是没座了,只能站着。

早晚高峰:乘客比较多的时候,我们虽然及时赶到站,但依然有可能挤不上这班车。更可怕的是,还没到目的地的时候,可能会被中途下车的人连带着挤出去……

末班车和头班车:地跌每天夜里都会停运,而对于研发,春节前后,或者阿里的双11前后,会有封网的行为,于是会出现没车可坐的真空期。

你还能想到什么类比?

__________

iamsujie,前阿里产品经理,写过《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淘宝十年产品事》、《人人都是产品经理2.0》,现在做创业者服务,『良仓孵化器』创始合伙人。

 

从“PRD怎么写”说到产品思维

PRD怎么写?

这个问题可以算是困扰产品新人排名前三的问题之一了。

但我显然不会具体说应该怎么写,不会说模板、形式、原则这些落地的东西,而想和大家聊聊,怎么把产品思维反作用于回答这个问题,反作用于产品工作本身。

第一,问专家不如问用户。

如果我们把PRD也看做一个产品,那么用户就是开发、测试等人,除了问专家(可以得到方法论),更应该去问看你PRD的人,可以得到你要的具体答案。

第二,问How之前先想Why。

做产品的时候,要回答该怎么做,有一个前置条件,就是你要知道(用户)为什么要这么做,于是,你可以从“为什么要写PRD、写的目的是什么”这个层面出发,来思考“PRD怎么写”。

以一个角度为例,如果是为了项目过程中,团队中不同角色的沟通更加高效?那我们就会更加倾向于重口头、轻书面的模式,比如“原型图+标注”。如果是为了事后有个书面存档的长期考虑,那扎扎实实仔细写下来就必不可少。

延展开来,大家不妨留言说说你理解的“PRD的本质”是什么。

第三,思考用户动机。

我们做产品,希望用户用,必须要思考用户的动机,假设“用户是少一事不如多一事,那么他为什么要用”。PRD也是一样,相信很多人都会抱怨“写了那么多,评审的时候技术根本不看……然后开发的时候又跑过来问东问西,还说有很多功能实现不了……评审的时候都干嘛去了”。

如何让开发有动机仔细琢磨PRD?有些公司在动机层面给出了这样的解决方案——让开发写PRD,产品只写大逻辑,然后评审的时候,开发主讲给产品经理听。

好了,相信很多产品经理会对这个方案拍大腿叫好,而开发就要骂娘了。所以,实施起来没那么简单,需要一点自上而下的推动,考核方式的调整,也需要产品经理足够强、开发也懂一点业务。

以上,别忘了留言说说你理解的“PRD的本质”是什么。

__________

iamsujie,前阿里产品经理,写过《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淘宝十年产品事》、《人人都是产品经理2.0》,现在做创业者服务,『良仓孵化器』创始合伙人。

没戏,做不到,不存在的“不可能三角”

“有得必有失”在各个领域里都会有体现,于是,我们有了很多的“不可能三角”。

设计领域:好看,便宜,快速

这个不用解释,看图就行。

屏幕快照 2018-06-04 11.17.05

金融领域:资本自由流动、汇率稳定、货币政策独立性

这也是著名的蒙代尔不可能三角,是指经济社会和财政金融政策目标选择面临诸多困境,难以同时获得“资本自由流动、汇率稳定和货币政策独立性”三者。比如你想保持汇率稳定和货币政策独立性,一定就要做成一个限制流动的封闭市场。

如果一个政府宣称可以三者兼顾,我的理解是系统尚未达到“帕累托最优”。

项目管理:TQR,时间,质量,资源

这个也是大家比较熟悉的了,“多快好省”全实现是美好的梦想。

投资领域:收益,风险,规模(即容量、流动性)

每个人都喜欢高收益低风险的策略,毕竟散户没多少钱,可以集中火力投入个别资产,规模不是问题。但是当你有了大规模资金以后,便只能分散投资,收益会下降,原因就是容量成了问题。这也就解释了一些牛人,自己投资成绩很好,但是做了私募以后就业绩下降了。

区块链领域:安全,效率(即环保,低耗能),去中心化

比如比特币就是牺牲了效率,这个领域我不熟悉,直接引用一段吧:

设计一个既环保又安全的密码学货币,它必然是中心化的,比如PPcoin、Nextcoin、Ripple,它们要么本身就是中心化的架构,要么其去中心化的架构不可维持,它们本质上仍是PayPal、网银一样的中心化验证机制。

设计一个既环保又去中心化的密码学货币,它必然是不安全的,比如IP投票制的P2P货币,中本聪起初就已排除了这种可能,他认为“如果决定大多数的方式是基于IP地址的,一IP地址一票,那么如果有人拥有分配大量IP地址的权力,比如僵尸网络,就有可能主宰比特币网络。

设计一个安全的去中心化货币,它必然是以付出能源与计算力为代价。工作量证明是以去中心化形式构建安全产权认证系统的第一个解决方案,也可能是唯一解决方案。

运动摄影领域:快门,光圈,感光度

额,这个专业的话题,也是引用并简化一段吧。

运动摄影要求极快的反应时间和快门速度。较高的反应时间要求导致了进行精确对焦极为困难,为了保证焦点的清晰度,需要一个较深的景深。而景深主要由焦距和光圈来控制,焦距越长,光圈越大则景深越浅;焦距越短光圈越小则景深越深。运动摄影普遍使用长焦距,这就需要一个较小的光圈来保证较深的景深。

光圈同时还影响单位时间内通过镜头的进光量,显然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光圈越小画面越暗。但是运动摄影必须使用较短的快门时间(否则拍出来会带残影)。

于是摄影师调整曝光度(画面明亮程度)的手段只剩下了最后的感光度这一条。感光度除了会影响曝光度之外还会影响噪声和画面色彩,后者现在基本已经可以通过电脑后期在不影响画面质量的情况下进行调整,但是噪声的后期处理是会损失画面的对比度(立体感)的。在设备受限又天气不好的情况下,拍摄体育赛事的摄影师要在快门、光圈和感光度这三者之间进行平衡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其实下面这两句耳熟能详的话,也是两个不可能三角:

钱多 活少 离家近

位高 权重 责任轻

背后有个“帕累托最优”的概念——

帕累托最优(Pareto Optimality),也称为帕累托效率(Pareto efficiency),是指资源分配的一种理想状态,假定固有的一群人和可分配的资源,从一种分配状态到另一种状态的变化中,在没有使任何人境况变坏的前提下,使得至少一个人变得更好。

古典的说法就是——有得必有失,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我觉得很有意思,你有更多的例子么?

对了,文章的“免费、产量、质量”也是一个不可能三角……

__________

iamsujie,前阿里产品经理,写过《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淘宝十年产品事》、《人人都是产品经理2.0》,现在做创业者服务,『良仓孵化器』创始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