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设计体会(2001)商业 + 产品 + 技术

2007年底,“大产品设计”的概念在脑中已经出现好几个月了,一方面听到一些前辈在讲,一方面自己也在思考,一个产品最终的商业化,其用户体验,所有的影响因素似乎都可以归结到“大产品设计”上去,具体点说,是商业、产品、技术三个方面,如图。


商业,在公司里主要表现为领导层、运营、市场、销售部门,他们决定的是产品的市场定位,价格与促销策略等。

产品,即通常意义上的“产品设计”部门,为产品、用户体验部门等,他们决定了产品的功能范围、交互流程、视觉表现等。

技术,主要是开发、测试、DBASA、软硬件架构等等,他们决定了产品性能表现、稳定性、bug数量这些。

这三个层面共同构成了“大产品设计”立方体的三条边(在业界某blog也看到过这种说法,忘记哪里了,借用一下),而他们的乘积构成了决定了产品的用户体验,每个维度上的提高对产品都是有好处的。下面是重点……

一个公司必然有他的强项和弱项,他没有必要在这三方面都很强,一是因为构建“性价比团队”的问题,二是因为都强的话互相压不住反而造成内耗。非常明显,Google是技术主导的团队,从一位在其中做过市场工作的mm处了解到工程师在Google拥有了绝对的话语权;Apple是产品设计主导的明显例子,它的设计已经形成了一种气质,就算做个手电筒(叫iTorch如何?),我相信也能卖出不少;而阿里就是那第三个方面主导的了,商业的强势也决定了阿里为什么不招很强的应届毕业生,因为很强的应届毕业生一般只能强在技术上,而business sense是靠工作时间磨出来的。个人感觉,去年Alisoft的定位有点往技术主导的方向尝试过,自己做软件,但后来的平台战略使得我们的重心又往商业层面转移了,重新进入阿里系其他公司擅长的套路。

换句话说,我上面这段的意思是要大家在找工作的时候考虑一下自己的职位在公司里是不是强势方,很重要!

最后似乎还有一种隐含模式,就是老板决定产品设计,这个是比较悲剧的(同情某国有垄断企业做产品设计的mm-_-)。

产品设计体会(1002)初探数据分析

只要你做的是一个大用户量的产品,互联网的产品往往都有这个特点,那么我们能听到都只能是少部分用户的声音,他们是否代表大多数用户是无从判断的。虽然绝大多数情况下的经验证明,只要在用户的选择上没犯什么低级失误,他们是具有代表性(接受这种假设是一种性价比很高的廉价解决方案),而还有一招就是让数据来说话,看看用户到底是怎么做的,所谓according to the data是最难被驳倒的。

其实原来读研的时候,我做的就是统计分析、数据挖掘相关的课题,但工作以来,深深的体会到,实际的生产和科研是有很大不同的。科学研究很注重“性价比”的性,只要结果好,往往不在乎投入,因为科研的结果不是为了应用(相对而言),而是为了证明实力,同理,很多公司的高端产品也是为了证明实力,并不是为了挣钱或者市场占有率。

而实际生产环境更注重综合的性价比了,所以我们不再需要用独立分量去分析每次运营、每个功能改进所带来的流量变化,不再需要用人工神经网络预测产品将来的用户数,甚至给出A>B结论的时候也不需要做显著性检验,一切的一切需要的只是一种sense,一种对数据的敏感,最商业的敏感。

要意识到,用户怎么说怎么做是不同的,其实用户的语言不如行为更能反应出他的真实需求,比如用户说在搜索客户的时候应该加一个按交易额搜索,也许只是他某次特殊的需要使然,但我们通过用户行为的数据分析可以发现,这个功能上了之后只有1/10000的人用,这就是我们被用户的说法骗了,但数据永远不会骗我们。

问题在于,手头经常是有枪没子弹的状况,其实数据分析的方法很多,但很多时候苦于拿不到数据,这是我们需要考虑的,在产品设计的时候就要把用户数据提取的需求加进去,这也是一类非功能需求,这样才能做到产品的可持续发展。

产品设计体会(4001)可行性分析

 

从项目管理角度叫“可行性分析”,产品设计角度叫“战略层”,公司层面可能叫“战略规划”,都差不多的内容。做完这步,也只是决定了“做不做”,完全没有到“做多少”(更准确的说是“第一步做多少”),“怎么做到阶段。不止一个人说过,中国人做执行型项目其实还可以,但是做可研(可行性研究)型项目的时候就烂了,可能是因为可研更需要“思路”吧。

把思路最简化,分三步走。

Ø    现在在哪儿?

这点其实最早应该做,但是很容易被忽略,我们习惯于一开始就定目标,但是不知道现在在哪儿的情况下,定的目的地其实都是非理性的。试想,你有2天的假期,想去旅行,你会选欧洲、澳洲么,还是去千岛湖吃个鱼头,或者去天目山吃个本鸡煲算了吧,这时候你心里倒是很清楚的,先明确了“我在杭州”这个前提。

推而广之,这一步包括了市场扫描、竞品分析这两个有专门讨论的话题,还有企业自身分析等更多的内容,最终体现在ppt里的可能只是一页“背景”。

Ø 我们要去哪儿?

现在可以考虑这个问题了,千岛湖和天目山也只能选一个,要综合考虑各种因素,比如市场细分,目标用户定义,产品定位,销售目标等等,我最终决定去千岛湖。确定了各方面的目标,起点和终点就都定下来了,那么接下来很明显的就是要关注“起点和终点的差距”么,也叫“理想和现实”的差距,我们可以定义成“要解决的问题”。

Ø    打算怎么去?

解决问题,一开始是两个字,“策略”,各种各样的“策略”:定价、广告、推广、渠道、财务、技术、时间表……也就是把起点和终点之间的那条线画出来,看看能不能画出来,画出来的成本是多少。可以走高速、可以骑车、可以打车(确实可以……),看一下时间、费用等等,这叫决定“做不做”,也就是“做正确的事”。

在这之后,进入执行层面,这才到“计划”,比起开始就想定目标的人来说,开始就定计划的要更糟糕一点。我很喜欢的一个比方,你走在这条线上,你的“速度”可以分解成“方向”和“速率”(速度是个矢量,复习一下中学物理),“方向”就是“正确的做事”,保证不做无用功,“速率”就是“把事做正确”(能力越大,如果方向不对,危害也就越大),保证效率。在然后就是不断的反馈你所在的位置,不断修正。考虑到边走边看的效率低,所以可以将路程简化成简单的几段直线,设置里程碑,在里程碑之间集中精力加速;或如鸭子船一样分离舵手和苦力的角色……最终达到终点,总结整个行程。

其实很多事,开始都应该是这样的,不过您真的是决定周末去千岛湖还是天目山就免了吧,省得家庭暴力了……我的建议是抛硬币,为了显得慎重,可以抛最大面额的,1块的嘛,抛个2111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