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5】产品经理的二十、三十、四十

假期太久,脑子有点锈了,写点随感。

 

二十,最大的财富是年轻,意味着无限可能。

 

面试一些应届生的时候,能感受到一种骨子里的骄傲(褒义词),看到十年前的自己,总是有些羡慕。刚开始工作的他们会和你说,觉得工作没有挑战,每天都在重复,都……都……整整两个礼拜了(内心的画外音:才十几天……)。老板给安排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自己研究的合理化建议,提上去又没有什么反应,空有一腔热情,不知道劲往哪里使……

可能是需要熬一熬,先多看多学,阿里之前有一个说法还是很到位的“我说你听(言传),我做你看(身教),你说我听(理解),你做我看(应用)”,走过这四步才能成长。

 

能来到互联网行业,就已经很幸运了,赶紧仔细体会那种加速的变化,创业圈子尤甚,古词里说的事情,几十年浓缩在了几个月——看他初乍到,看他起高楼,看他宴宾客,看他楼塌了

 

每个人都可以看到,一会儿,一帮朋友跟你说有个特别好的点子,团队也有了雏形;又一会儿,另外一些朋友拿到投资,上了科技媒体的报道,一下子好像成了明星;再一会儿,他们在烧钱,他们在疯狂招人,走到哪里都能看到朋友公司的广告;又一会儿,你生活中衣食住行用的很多产品,都发现,我认识做这个的人哎;再一会儿,有人开始出现困难,已经拖欠了一个月工资了,下个月融资再不到账,团队就散了;又一会儿,外部疯传他们数据造假,运营得其实非常艰难,他们辟谣说是竞争对手的手段;再一会儿,他宣布停止运营,一篇感人至深的文章刷爆朋友圈,一群人安慰,顺便求简历,抢人……

 

能亲历,绝对是一种运气,最不济,也可以在近处看个真切,更多的人只能远观。

 

三十,多少有点小成,但开始意识到年龄的压力。

 

我和身边的同龄人也经常聊天,大家干了三五年,多的小十年,同龄人肯定有比你更牛逼的,比你小几岁的也开始有比你牛逼的,新闻上看到一些人,居然就是老熟人,另外一些,靠,居然只有二十几。

 

熬夜没那么轻松了,意识到身体健康的重要性,一个个都说要锻炼,但依然懒得坚持。偶尔听说大中小学同学因为各种意外英年早逝,也听到几位认识的人得病的消息,不是朋友的朋友,而是直接的朋友。

 

毕业后,不同路的同学越走越远,但在各个领域做得好的,似乎又开始因为“跨界”的需要,重现交集,从政的人已经是一方诸侯的身边人,也许可以找他问问怎么拿到政府的地来做“众创空间”;经商的几年前就赚了一票,正在和你讨论怎么投点钱在“互联网+”;留在一流高校的同学告诉你,手里有很多优质学生资源,毕设阶段,就可以一起孵化很多新项目;国企的同学虽然工作闲,但人也没闲着,研究各种理财、中概股、资产全球配置,还真要好好请教。

 

有一点不大不小的事业,有了家庭,有了更多选择,有理想,也有动力去追求,但更清楚过程必须努力,结果只能随缘,更需要明白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四十,除了一些自称产品经理的大佬,从基层产品人做起的,恐怕还没几位到这个年龄。

 

对于狭义的“互联网产品经理”岗位来说,这个年龄怎么想怎么觉得已经是退休状态了,不退的话,要么是大公司的高层,已经不再局限于产品,类似的,还有创业者;要么是投资人,用钱和经验帮助后辈;要么是自由职业者,做做咨询顾问了。

 

可以想象的未来,总是会往美好的方向看。

 
—————————–

iamsujie,前阿里产品经理,写过《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淘宝十年产品事》,现在做创业者服务,良仓孵化器创始合伙人,“好产品平台”创始人。更多信息可以扫码关注。

iamsujie的公众号二维码
iamsujie的公众号二维码

【0024】互联网创业的地域鄙视链

今儿从一句政治不那么正确的话聊起,很多投资人都喜欢问互联网创业者一个问题:

你们是哪里的团队?

如果听说非北上广深杭,那么心里已经给这个团队大大的减了好多分,甚至希望在3min内结束聊天。

 

这个“地图炮”的话题容易掉粉,我们尽量客观的说。

首先,咱们得理解,看团队、看人、看项目、看产品,谁也不能保证一个不漏,当多到反正怎么看也看不完时候(这就是知名投资机构、资深投资人的现状),多数人都会采取一些概率论的策略,即,通过一些非常简单易判断的标准,把一部分群体先砍掉,不在他们的身上浪费时间。

比如最简单的地域,比如核心团队成员里是否有互联网背景、知名公司背景,合伙人认识多久,过去有没有做过与此相关的事情……

这样粗暴确实会错过个别潜力股,但,我们在讲概率,不要跟我提特例。

 

那么,我从小地方来,我到底错哪儿了?

其实,你个人一点都没有错,全部错在环境。

一个城市能够成为创业之都,有五个要素,这是硅谷人民的总结:

创业公司,提供氛围和资源流动性;

大公司,提供高素质熟练工,对应创业公司的合伙人级别;

投资公司,天使投资人,提供钱以及衍生资源;

优质高校,提供高潜力人才;

政府,提供政策支持。

 

我稍微修正一下这几个因素。

一方面,在总理的号召下,政策已经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各种领导互相参观一下,学起来也是分分钟的事情,而且,有些创业者认为政府只会添乱,不要关注就是最大的支持……所以这个因素相对,相对,相对不大。

另一方面,当地用户是个需要加进去的重要因素。

现在的创业,已经很难在一个房间里只靠写代码就能取得巨大成功了,那是十五年前百度和门户、网游……的时代,今天,必须要“重起来”才能打造一些壁垒,必须在线下做很多事情,线上线下一结合,就又出一个问题——当地用户的成熟度、对新事物的接受程度。

简单的例子,杭州的街边已经可以随意支付宝了,超市买点东西、小面馆结账,可以很自然的问老板是否接受支付宝,大多数情况的回答都是ok的,甚至有主动提的,北京就差一点,三线城市我根本都问不出口,老老实实拿现金。

 

以上要素是一个生态,互为因果的正循环,缺了任何一个都会对正反馈产生很大影响,之后才会催生各种周边——火爆的创业咖啡和活动、FA服务、孵化器……综合评估一下国内几大创业圣地,注意,是我很主观的乱排的。

第一,北京,毫无疑问,作为帝都,各种数值爆棚,不是多百分之几十,而是多百分之几百的碾压,但城市太大和自然环境让我个人实在对其又爱又恨;

第二,杭州,偏电商与生活服务,阿里功不可没,不仅仅提供了一个大公司,而且还提供了很多阿里系的创业者和投资人,特别是大土豪级的早期投资人;另外,还有个自认全国第三的浙大;

第三,深圳,坐拥腾讯、华强北,略偏硬件,排杭州之后主要是因为缺少一流大学,当然,因为她是移民城市,自然环境也不错,所以对人才的吸引力很不错;

第四,上海,缺互联网大巨头,缺氛围,类似美国纽约的感觉,总比硅谷差一口气,但底子好,也有很大机会;

第五,广州,总觉得被旁边的深圳压着一头,一山难容二虎。

 

基本上,北京第一档,鄙视剩下四个第二档,鄙视下面的几个潜力第三档,鄙视其他统一第四档,再分也没什么意义了:

南京,白瞎了那么多好学校了,不过总是觉得旧都的气质,浓浓的民国范儿和互联网创业不太搭;

成都,偏游戏,倒是和这个城市的休闲风很配,西边那么大,总得有个根据地,毕竟很多人还是愿意离家近点,西安作为西部最好的高校聚集城市,类似;

厦门,也是个好地方,网络营销很厉害;

 

所以,我们按照创业公司老大需要重点关注的三个问题——人财物,来看看如果你不在这些城市,会碰到什么问题:

人,团队:就算自己足够强,哪怕你是从北京回到三线城市,也会碰到招不到人的问题,因为这些人通常都在互联网巨头、或者其他创业公司里,而不同级别高校学生的差距,去知乎看看“北大清华或者其他顶尖 985 院校内存在「智商被碾压」吗?”这个帖子就够了,于是,组成一个高质量团队的可能性大大降低;

财,资本:缺乏专业投资人,就算拿到钱,多半也是当地金主的钱,背后的资源比起一线投资人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举个简单的例子,知名天使如果投了某个项目,媒体是会抢着报道的,这种放大效应、免费PR你就无法享受了;

物,业务:视野问题,因为身边的同类变少,当地用户的教育也更难(毕竟没有一堆“友商”和你一起教育),会使得你对最新的动态敏感度降低,常见的局面就是以为想到一个绝妙的点子,来到北京见了第一个投资人,简单一说,对方就会问“你知道XXX么?”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于是,当一个小城创业者,也就只能被减分减分再减分了,那么,如果你在这样的城市,怎么办呢?

一,之前说过创业者的一个加分项就是“无根”,可以为了创业换城市啊,如果你换了之后一穷二白,那也只能需要相当的时间积累,比起上大学开始积累的同学,确实落后了;

二,利用一二三四线城市的时间差,好比多年前中国抄美国,做一个区域性的事情,安心赚钱 > 模式创新,积累各种资源,等着过几年大公司下潜到这里,一看现状懒得做了,收购你;

三,分析清楚现状,创业本来就是一种人生选择,而且是Hard模式,对大多数人来说,并不是最优选择,入行需谨慎。

 

当然,这只是2015年的一个切片,时间会改变一切,只是没那么快。将近20年前马云在杭州开干,估计当时杭州也是被鄙视的城市……

 

—————————–

iamsujie,前阿里产品经理,写过《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淘宝十年产品事》,现在做创业者服务,良仓孵化器创始合伙人,“好产品平台”创始人。更多信息可以扫码关注。

iamsujie的公众号二维码
iamsujie的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