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29】理性和感性哪个对做产品更重要

这个话题,缘起于前几天在北京误打误撞到龙小天老师的文案课线下分享,于是参与了一会儿问答互动,当时有个问题是:理性和感性哪个对做文案更重要?

几个观点的碰撞都挺精彩,比如前南方周末的冯翔老师说他写过一篇逻辑文法一坨屎,但故事催人泪下,结果反响很好的文章,让我很有启发。

于是,我把问题转化为「理性和感性哪个对做产品更重要」,整理一下回答。这,也可以扩展回答一系列类似的问题,如——理科生还是文科生更适合做产品?技术还是运营更适合转产品?……

首先,这个问题的答案,和「男人和女人哪个对人类繁衍更重要」的答案一样,一定不是二选一的,都重要,但各有侧重。

第一个角度,看用户喜欢啥。

与其想哪个对做产品更重要,不如看哪个对用户更重要,比如汽车,如果你的用户是理性的,那么你就得注重发动机变速箱底盘这类大件,如果你的用户是感性的,那就更应该强调外观内饰漂亮,品牌有调性。

第二个角度,先发散后收敛。

做产品是为了解决问题,这里面一个经典的套路就是先发散后收敛。在早期,要像新手一样思考,充分发散的收集信息,激发创意,不但关注用户的言行,还要关注动机、感受等等,这时候需要感性。在后期,要像专家一样行动,收敛到较优的解决方案上,高效执行,这时候需要的理性更多。

第三个角度,先下限后上限。

在个人成长的角度看,先要理性的提升,这可以提升你做事的下限,保证不犯大错,拿到及格甚至良好的结果,但一个死理性的人,是很难给人惊喜的。所以到后来,要加入更多的感性,可以抬升你的上限,从关注事扩展到关注人,让你拿到优秀甚至卓越的结果。

第四个角度,想到了请留言。

小结一下,理性与感性各有各的重要,有一句话总结得好——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最后祝大家五一节愉快,:)

__________

iamsujie,前阿里产品经理,写过《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淘宝十年产品事》,现在做创业者服务,『良仓孵化器』创始合伙人,『B12』合伙人。

【5028】说服三宝:竞品已搞;老板想要;开发量小

冬至快乐,来点轻松的~~~

 

知乎上的一个问题问:

开发和设计人员经常拒绝产品经理的改进意见怎么办?

答:

是时候上“说服三宝”了:

竞品已搞;

老板想要;

开发量小。

如果不行,

再上杀招:

求求你了好不好~~~

额,纯属玩笑……

 

稍微展开,这背后可以扩展一些道理。

竞品已搞——晓之以理。

这意味着,我们需要做很多外部信息的研究。大到社会经济文化……环境,小到行业环境,市场情况,但竞品有没有做绝不是唯一要素。 技术人员往往很理性,你要告诉他们为什么。

 

老板想要——绳之以法。

背后扩展开,其实说的是一些规则。公司里,一个产品、功能到底做不做,是什么决策流程?在小公司,很多情况还真是老板决策效率最高,效果最好,毕竟老板是最懂的,但公司大了以后,再这么做就有问题了。

 

开发量小——诱之以利。

总得有点好处吧,当然「工作量不大」不是核心。长期合作的本质在于找到了共同的利益,比如绩效目标的捆绑;又如这次欠你一个人情,下次还你;再如加一个需求换一顿小龙虾。

 

跪地求饶——动之以情。

和团队成员的私交,对工作的帮助绝对比你想象的大。一起吃过饭、抽过烟、喝过酒、唱过歌,下次再提需求,也许得到的答复就是「好吧,帮你做了,下次撸串叫我」,而不是「你谁啊,滚~滚~~滚~~~」。

 

学会了木有。

最后问一句:你今天是吃的是羊汤,饺子,还是汤圆啊?

【5027】「迁怒」也许不只是没忍住

说说这个戾气满满的环境吧,更糟糕的是很多时候,这个戾气还是「迁怒」。

 

「不迁怒,不贰过」,出自《史记·仲尼弟子列传》,我们今天只说「不迁怒」,字典里的解释,就是自己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有什么烦恼和愤怒不发泄到别人身上去,就是你自己心情不好,不要拿不相干的人当出气筒,也可以扩展到把A的过错转移,冲着B发火。

 

今天我们要说的,不是简单的公司里受气了回家冲家人发火,这是修养、素质问题,而要说说能力问题,有时候的「迁怒」,是因为他傻——不知道真正的问题出在哪里。

 

==== 看几个例子。

 

机场延误、取消,冲着登机口的小姑娘发火,其实大家是利益共同体,包括乘务组,都希望能尽快起飞。

摆渡车没开空调,觉得不爽,进而说再也不坐X航了,而摆渡车和廊桥应该是航空公司向机场采购的服务(实际情况没这么简单,我非专业人士不再乱说),也是怪错了人。

家里网络速度不好,打电话给服务商,然后对客服发火,也是类似,反正我都是知道他们解决不了,直接跟他说你转二线吧。

 

提升到对事物运作的理解,现在的社会分工已经很细了,也许我们无法要求每个「用户」搞清楚各行各业都是怎么运作的,但作为产品人,不懂、甚至没有好奇心去稍微了解一下,有点说不过去。

扯一下电商,有啊、拍拍为什么做不起来,和天猫的一位现任产品、有啊的前任产品聊过,因为对供给端的理解太弱了,「供应链」的概念没人懂,整天研究体验、交互、页面流程……貌似都是需求端的事情,做纯用户产品2C与做商业2B的区别,挺大的。

 

==== 再来几个例子。

 

随意插队不守规矩的人、公共场所大声接电话的人,或者扩展一下到随意制造负面「外部性」的人,确实很讨厌,但开骂之前,也可以想想,责任真的在他们身上么?

大多数很可能没遇过这样的情况,他原来的生存环境,可能全是熟人?还不明白现代社会应该如何与陌生人相处……或者资源很充足,不用抢?一旦碰到需要抢、甚至只是自以为要抢的时候,就很紧张,生怕自己拿不到。

他根本不知道「外部性」是什么。

注:外部性又称为溢出效应、外部影响、外差效应或外部效应、外部经济,指一个人或一群人的行动和决策使另一个人或一群人受损或受益的情况。

 

随地吐痰的人、乱丢垃圾的人,也可以想想是什么造成了这样的行为?

也许这在他原来的生活环境下根本不是问题,想下一些社会形态,方圆十里可能根本没有垃圾桶、厕所这样的东西,当然略有夸张,明白意思就好,所以这种情况下,我们似乎也不用迁怒于这些人,想想怎么帮他们就好。

 

这些,可以从《道德的起源》一书里找到更多的相关思考。

 

==== 最后一个例子。

 

甚至骂人的人,我也只是会去想他为什么会这样,对骂毫无意义,是否能帮己帮人。比如多年前在我的博客上就有类似的情况:

 

2010年初,我写了一篇“绩效考核的哲学窘境”,其中有人评论,以下以「他」、「我」代替。

 

他:晕,你想到的,管理咨询行业的前辈们,10年前都想到了,拜托别自己瞎琢磨,有时间去栖息谷等整点资料下来研究研究;“你再怎么去客观的设计绩效体系,这个体系都无法真正的能够和你追求的目标划上等号”这句话太sb,你换掉“绩效体系”换个其他词看看;好像也通哦?这种滥话我10年前读高中的时候都不信了;

 

我:

1. 谢谢指点,哪里有相关资料我记下了

2. 别人想过的,为什么我就不能想呢?历史总是在不断的重复,我们总是在不断犯着前人犯过的错误,不是么?

3. 知识太多,时间太少,信息过滤成本极高,瞎琢磨犯点傻,说出来,然后你就跳出来指点我了,起到了“过滤器”的作用,再次感谢,说不定这是种捷径呢

4. 希望继续交流,你10年前在读高中,我们应该是同龄人,:)

 

他:坦白说,很喜欢你的回复;你上网搜一下:业绩管理找几个不错的咨询公司的mckinsey的最经典,mercer a,t Kearney 的一般,里面很好地解决了你提到的问题,我关注你博客时间很久了,对你的写的大部分文章都挺喜欢,不过,直言之,你可以更聚焦一些,这样价值更能倍增

 

我:嗯~ 直言比“顶”有价值,呵呵。其实我们的困境很类似,你也苦恼于希望得到的信息被噪声稀释,但作为个人blog,我自己也确实是这个产品的重要用户,难免有时候写一些给自己看的东西,希望理解,:)

 

==== 嗯,6年前了,我的脾气一直就是这么好,呵呵。

 

所以,「迁怒」其实对自己、对他人都没有好处,换得一阵负面情绪,徒增烦恼。

但也不要走向虚无主义,无所作为,而应该去尝试改变,哪怕通过发声方式去增加改变的可能性,具体发声的时候,也要考虑提升效率,尽量把声音发给对的人。

 

「不迁怒」的更高境界,我觉得应该是「不怒」,即贪嗔痴中的「嗔」,继续修炼吧。

—————————–

iamsujie,前阿里产品经理,写过《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淘宝十年产品事》,现在做创业者服务,『良仓孵化器』创始合伙人,『B12』合伙人。更多信息可以关注二维码。

iamsujie的公众号二维码
iamsujie的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