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78】强势批判各种包着伪科学外衣的心理学

我是2009年在豆瓣标记「想读」的,当时这本书还叫《与“众”不同的心理学》,但一直没读,直到今年发现俞军老师推荐了《这才是心理学》,才买来看,发现已经是第10版了,一本书能到第10版,这已经是一个不用怀疑,看了不会后悔的标志。

回忆当时没读的原因,应该是看到这本书里的主要观点其实都是常识,特别是对于一个典型的理工科学生来说,但工作了十多年以后,离这些学校里的「科学素养」训练日渐疏离,看这本书复习一下也好。

我觉得她讲得其实不是心理学,而是一种科学思想,只不过将这些思维应用在了评判「这不是心理学、这才是心理学」的领域上。

下面就说部分,我认为值得时刻牢记于心的科学思想,想看全部的还是卖书去吧。

  1. 实证主义,即可以被「观察」证实,而不是仅仅存在于假说,如「天圆地方」,但,受限于观察能力,我们可能出错,好在科学是乐于被「证伪」的,而不是像「浙大玉泉的毛主席打车雕塑,当没有人看到的时候,主席会把手放下来」这类的说法无法证伪。
  2. 公共性,即结果可重复,可以通过、乐于接受同行评审。江湖术士尝尝避开科学出版的常规渠道(而这个渠道并不窄),而选择直接通过媒体公开各种「发现」。他们的常见说辞中还经常表现出被主流科学「打压、迫害」。
  3. 可证伪性,某些所谓的心理治疗就没有,比如「有效了就是治疗的效果,无效是因为心不诚???」。人类害怕被证伪是为了追求一种安全感,从而提出各种无法被证伪的解释,而心理学并不追求那类事后能解释一切,但事先无法做出任何预测的理论,对这种解释系统的追求是以知识发展的停滞为代价的。
  4. 「个案研究」和「见证」价值有限(书中更绝对,用了「毫无价值」一词)。个案的鲜活性能对人们的评判产生巨大的影响,这与科学方法是相悖的,一个有趣的案例:朋友开车送你去机场,起飞前祝你一路平安,但从概率上讲,他开车回家死于车祸的概率大于坐飞机的你。如果你想证明某种谬论或者反对某种理论,总能找到个案和见证,所以,个案与见证只能用于阐述观点,而不能用于证明观点,即证明的过程需要用科学的方法论。
  5. 相关不一定有因果,这个老生常谈了。这个例子很有意思,私立学校学生成绩好于公立学校,是因为教学质量好?还是因为选择私立学校的家庭本身的特点?再来个例子,美国空气质量很好的亚利桑那州,呼吸系统疾病导致的死亡率明显高于平均水平,怎么解释?原来是患病者都搬到了这里,然后死在了这里。
  6. 控制组与对照组的试验方法。很多人难以理解,没有对照组的情况下,A疗法使得症状好转,并不能证明A是有效的。这里还可以扩展出「双盲实验」、「三盲实验」的概念。我们做产品时,用的AB Test就是这一科学方法的延展。
  7. 关联性原则:一个新的科学理论,不仅仅要解释新的事实,还要兼容旧的事实,即理论解释效力的范围被拓宽了。比如爱因斯坦的理论可以兼容牛顿的理论(低速运动下的近似)。所以,要警惕「全新」,「推翻原来所有」。
  8. 聚合性原则:科学很少跃进,很少通过某个实验一锤定音。在科学中,证据融合的过程就像投影仪慢慢对焦,起初,屏幕上的模糊影像可能代表任何东西,随着调整焦距,虽然图像仍然不能被清楚地识别出来,但许多其他的可能假设会被排除。
  9. 多因素原则:很少有某一行为只由某一特殊原因造成,更多是多因素的,不过单一原因解释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了,多省事啊。比如美国政坛对财富两级分化原因的辩论:到底是:新移民,非熟练工;全球化,岗位外包;工会话语权降低;减税政策?其实,也许都是原因。
  10. 个案无法否定概率结论。比如,「隔壁老王16岁就开始一天三包烟,现在80多了还很硬朗」,无法否定「吸烟者更容易死于肺癌」。顺手把「某某人」当成一种工具,只是把与自己观念相悖的事实屏蔽掉,自我欺骗而已。
  11. 很多科学只能预测群体概率,无法预测个体的具体情况。他做了这个治疗以后,多久能好?我们这儿接下来哪天会有地震?我应该选择去大公司还是小公司有前途?哪一家共享充电宝的公司会最终胜利?都是无法回答的。
  12. 赌徒谬误:把原本无关的事件看成是有联系的。我们经常强行解释一些现象,很多事也许真都是偶然性起到了很大的因素。比如我前几天发的那篇《权力的距离,BAT的宿命》是典型的反例,很高兴有不少同学还是能指出问题所在。但,可悲的是,这样内容的点击率反而更高。

最后,一些零散记录与思考:

  1. 大众一提到心理学,脑中冒出的第一个名字很可能是「佛洛依德」,但,他的精神分析并不被主流科学派的心理学家认可,主要原因有「不可证伪」、「过于依赖个案研究」、「不做控制实验」、「只能解释,不能预测」……佛洛依德提出了一种很有趣的假设,但并未做真正的检验。
  2. 大众眼中的星座、属相、血型、玄学、人生哲理和各种鸡汤完全不在心理学的研究范围内,因为不满足「可检验」的标准。
  3. 心理咨询,我对本书的理解,貌似也处于一个争议很大的边缘地带,当然,「是否属于科学范畴」和「是否有效」不是一个概念。
  4. 亚里士多德:受过教育的标志是可以去思考一种思想,而不是去接受它。
  5. 认知失调理论,仍然处于科学争议当中。
  6. 科学的独特优势并不在于它是一种不会犯错的过程,而在于它提供了一种消除错误的方式,它能不断消除我们认识中的错误。
  7. 关于家庭排列、NLP、萨提亚等,我认为他们属于非科学的范畴,但我也依然有兴趣带着心里的问号去了解一下。
  8. 本世纪以前,整个医学史只能说是安慰剂效应的历史。
  9. 大脑是贪得无厌的意义制造者,书中把墨迹实验当做反例。
  10. 重大灾难后的「紧急事件应激」,也是存在争议的,但因为政治正确的原因,都很少能被理性客观的谈论其有效性。
  11. 赚钱、减肥和拥有更好的性生活是老百姓永恒的三大主题。
  12. 为什么心理学的争议比其他科学多很多?作者的解释是,大多数科学成熟于精英控制社会结构的年代,那个时候普通人的意见没有影响力。而心理学则产生于一个民主的传媒时代,忽视公众意见会危及自身。

__________

iamsujie,前阿里产品经理,写过《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淘宝十年产品事》、《人人都是产品经理2.0》,现在做创业者服务,『良仓孵化器』创始合伙人。

【7077】话说你有个远房富豪表叔突然挂了

我对产品规划的态度,是只做最短的迭代计划 & 看清最长的产业终局,而对中等长度的规划可以放弃。

这就像开车出门,我们只需要决定下一个路口怎么走,和目的地,而中间走哪条路,其实可以边走边看。

现在觉得,对个人一生的规划也是一样。

要想清楚短期要务,让自己忙起来别闲着,更要想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终身目标,是避免做无用功瞎忙。

显然,后者更难,很多人到了中老年,还是没想清楚。

今天,给大家一个办法,来想这件事。

很简单,自己给自己写墓志铭,如果你们那里的丧葬流程里没这个,也可以写追悼会上的悼词……

仔细想。

你会发现,很多你现在每天做的事情,根本不会写上去,所以,你希望写的事情,为什么没有花更多时间去做?

慢慢想。

你会发现,当自己到了最后的时候,都会很平和慈祥,很多重要的事情不重要了,不重要的事情重要了,为什么?

慢慢想。

你会发现,年老的你对现在的你说的话,也许很宽容,好像你现在的长辈,也许并不宽容,好像你现在的领导,为什么?

慢慢想。

每个人的答案都会一直变,我给自己的答案,现在会有这么一句:

他见了很多有趣的人,做了很多有趣的事,并且写成了有趣的故事,留给了大家。

然后,还总想冷幽默一下,让来看我的人笑一笑,比如:

你们聊,我先挂了

有事烧纸(別烧我的书)

如果你觉得上面的方法太悲情了,也有个愉快的——

你从来都不知道你有一个远房的表叔,而他也只有你这么一个亲人了,他是个大富豪,突然挂了,留下的遗嘱居然是把全部遗产都给你(好像也不是很愉快,而是悲喜交加)。

那么问题来了:你接下来想过什么样的生活?

答案绝对不会只是去度假,相信我,在海边晒几天你就会无聊到开始重新思考这个问题的。

__________

iamsujie,前阿里产品经理,写过《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淘宝十年产品事》,现在做创业者服务,『良仓孵化器』创始合伙人,『B12』合伙人。

【7066】用学习逃避成长,听新知缓解焦虑

2016年还剩半个月就没有了,不知道大家是否焦虑,是时候破除「只读」模式了……

前段时间在北京跑了几家公司,和他们的创始人都聊了聊。

有罗辑思维的得到、果壳的分答、馒头商学院、三节课、有可能学院、大咖说……加上之前也沟通过的沪江、起点学院、知乎、pmcaff……

可以算是对年轻的职场、准职场人士(下面把他们简单的叫做「新人」吧),在泛「学习、教育、培训、知识」领域的真实需求有了一些感受,和大家聊聊。

————————

2016有些变化,我给出这几个观点。

1. 认可知识、服务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是值钱的。

2. 可以越来越轻松的接收到最高级最前沿的信息。

3. 信息输入过多导致略浮躁,没时间「扎马步」。

4. 竞争起点越来越高,越来越恐惧焦虑。

5. 很多人在「用学习逃避成长,听新知缓解焦虑」。

6. 但,只有输入没有输出的学习是无效的。

下面一条一条说。

————————
1. 认可知识、服务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是值钱的。

新人不再像他们的前辈,只愿意花钱买一些「实物」,他们认可付费不看广告省时间、打赏一篇好文章、花钱听几段音频。

随着物质生活越来越丰富,精神追求从可有可无变成了刚需。知识本身开始成为了追求,这从最近几年实体书销量的提升能看出来,说明了需求增加的是知识本身,和互联网无关。

知识付费其实挺不容易的,虽然确实不贵,但买其他东西是买了之后就享受了,而知识是买了之后就要开始受累的。

得益于微信红包发来发去的教育,让网络小额支持确实越来越「手一抖就完成了」,随手几块钱习惯了,几十块,几百块也就渐渐的也成为可能。而新人们的付费决策也比学生时代简单,几百块最多也就是几天的工资么。

————————

2. 可以越来越轻松的接收到最高级最前沿的信息。

愿意付钱这件事儿,反向促进了高质量的供给。

新人能接收到的信息越来越高级,最牛的人,本来是要在电视上、书上才能看到的,现在随手打开一个App,他就给你写一篇、讲一段,音容笑貌宛若就在身边。

我这种80头的人,可是上了高中大学才开始接触电脑和互联网的,现在的小学高年级同学,一上车就叫爸妈打开「得到」给他听几段,初中生已经在知乎上回答得呼风唤雨,大学生已经是连续创业者了……

后育的时代不可避免的来了,我坚信同样25岁的90后一定比25岁的80后厉害,甚至比30岁的80后厉害,这是晚生人的幸运。

​————————

3. 信息输入过多导致略浮躁,没时间「扎马步」。

很多高级信息输入,把新人们的胃口越掉越高。

我刚才还在看俞军的价值观、张小龙的方法论,转头就要和设计师讨论一个按钮放左边还是放右边???这心理落差……

你看过无数场「华山论剑」,在江湖上谈笑风生,好像已经可以指点江山了,就觉得「扎马步」好像很傻。

而有些能力是需要时间积累的,因为浮躁,左顾右盼不落地,可能导致一直缺失。

所以我们才会看到很多传统媒体人杀入新媒体领域之后,那些纯正的自媒体就很难活了,真正的品牌商开始开店以后,淘品牌生存难度也大大增加。虽说后育,但老人们十几二十年的积累,也肯定在某些方面可以秒杀新人。

基本功还是要静下心来做的,这在任何时代都逃不掉。

————————

4. 竞争起点越来越高,越来越恐惧焦虑。

新人享受了时代的红利,成长更快,同时,他们彼此之间的竞争更加激烈了。

以产品经理为例,大家的起点都很高。我刚入行的时候,那可是因为专业不好、代码写得少,做不了程序猿才退而求其次。而现在,名校、研究生、相关专业、有实习经验、熟练axure、通读几本书,还抢破头。

环境大背景也不容乐观,互联网行业从混沌时期日渐成熟,增速真的放缓了。我是经历了国内一步步定义「产品经理」的过程,新人没赶上「规则制定期」也是事实。

实际的岗位需求,相对入行者人数的增加来说,显得越来越少了。我身边做不下去,裁员、解散的创业公司就比比皆是,而失去工作的人,如果不愿意降低期望,是真的可能找不到工作的。人力共享的想法,也正在被越来越多的机构实践,他们发现,某些初级岗位不用招聘全职员工,pmcaff也顺势推出了「外包大师」。有些地方政府,批给支持大学生创业的「双创基金」,朋友跟我开玩笑说,是算作「维·稳」预算的……

这种与日俱增的深深恐惧,大家想到了一个解决方案,我把它叫做——

————————

5. 很多人在「用学习逃避成长,听新知缓解焦虑」。

先是拼命的工作,加班、996,997,我年轻,无所谓。但很快,大多数人都发现业务顺利的公司太少了,而且公司也不是自己的。

于是,想各种办法「自我提升」。

每天把自己陷在几十个信息源提供的「干货」里,已经很晚了还舍不得睡觉。

我一边听着吴晓波说的财经知识,一边完了一个下午游戏,好像负罪感也不那么强了。

老板傻逼,我看了多少雷军傅盛王小川的文章了,根本不是这样的,真想把这些文章甩他脸上。

所有人都能脱口而出——哎,那个谁谁谁有一个新观点……

大家都很拼,我怎么再比过他们呢,对了,花钱!我花钱了,我总领先了一点吧,我是「人民币玩家」。

……

————————

6. 但,只有输入没有输出的学习是无效的。

但,有用么?

当然有用,比如聚餐的时候作为谈资,也许工作的时候触发了一丝灵感,但·真·的·有·用·么?没人知道。

这次去聊的各种产品,其实大家也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也都在一边服务着越来越多的「人民币玩家」,一边苦苦思索到底怎么能更好的帮助新人。不止一个人跟我说过,你看看那些沉迷于这些内容里「求知若渴」的人,往往是现实生活中、工作中混得不太好的人……是啊,最牛的那批人在做事呢,在生产这些内容呢……

————————

所以结论也来了,到底什么是正确的姿势,很简单——

这也就是我重新定义的一个词——「读书会」,人生一世,无非此事,「只读」模式,处处受制。

读:阅读,是知识与信息的输入

书:书写,是思考与沉淀的输出

会:会面,是线上和线下的交流

各位,其实你们已经知道得够多了,我十年前入行的时候只有一本翻译的《产品经理的第一本书》,讲得还不是互联网,现在我的朋友们都写了十几本了;八年前我在全网搜各种博客,只为看几篇谈产品的文章,现在几十个公号天天帮你整理好各种最新干货;五年前我听的音频还是郭德纲、王自健在小剧场的相声,现在居然可以用几十分钟听一本书……

你们要做的是输出,工作中做事当然算,还可以写点什么,哪怕写给自己;然后拿着输出去交流,和同辈和前辈都行,有了这些,再去思考到底应该输入什么,才更有目的性。

可输入的内容,呵呵,反正也看不过来……

学·习、教·育、培·训、知·识 这几个词,也都是可以拆开的,大家都太过注重前者。

不要担心,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了,对于希望摆脱「只读」模式的人来说,未来会好的。

 
—————————–

iamsujie,前阿里产品经理,写过《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淘宝十年产品事》,现在做创业者服务,『良仓孵化器』创始合伙人,『B12』合伙人。更多信息可以扫码关注。

iamsujie的公众号二维码
iamsujie的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