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帝国,经济特区,疫苗与淘宝搜索

如此混搭的题目,注定混乱一片,哈哈,大家将就着看。

黑客帝国(Matrix)里有个锡安。从人类最粗浅的角度看,里面住着一些反抗机器世界的人,当他们发现Matrix里,有些人思想萌芽了,就去唤醒他们,来到锡安一起对抗机器世界。但,从技术角度,机器大帝如果想灭了锡安是分分钟的事情,那为什么不呢?所以,我N年前就觉得机器大帝一定是故意留着锡安,给他们有自由意志的感觉。这是为什么呢?

直到我看到这些话:

真正对你成长帮助最大的是你的敌人,所以请感谢他们。

很多动物少了天敌是无法生存的。

在医学上,防病使用的“疫苗”其实就是从致病物质而来。

古时候为什么名将都不把外敌赶尽杀绝?因为,飞鸟尽良弓藏。

漂流的少年派为什么需要那只老虎?

……

我渐渐的明白,当一个事物发展到一定程度总会遇到瓶颈。开始只需要自己很努力就可以了,但到了一定程度以后就发现必须借助“外脑”的智慧,而这种智慧,和“内脑”必须存在差异才有意义,所以,“敌人”就是一个好选择。而这种艰难的优化升级,没那么简单,往往要通过部分毁灭自己的方式来实现,所谓不破不立、浴火重生。

锡安在改革开放里就叫做“经济特区”,“傻子瓜子”年广久,邓爷爷的“先不要动他”,委婉的向下级管理者表达了想法,Matrix通过锡安里的人来升级自己的系统,当发现这些人渐渐发展,已经对自己的升级无意义或有威胁的时候,就把他们灭掉,当然,不会彻底灭掉,一定会留一些火种。

最终,Matrix-3里,Neo想通了,不再对抗机器,也认识到锡安不会被完全灭掉。双方竞合,友好和敌对都是需要,和谐统一。不妨设想一种场景,更多的人知道了锡安和机器世界的真相,自己选择是住在Matrix里,还是锡安。当然,对电影本身,豆瓣上有很多更深入的解读,这里不再说了,只是借题发挥。

最近,在写淘宝搜索的产品史里,有一些相似的内容,但是删掉了,放这里挺合适。

各种描述淘宝搜索的算法发展,略过……

算法越来越强大,转换率越来越高,买家的选择成本越来越低,甚至不用选,我们推荐给他的就是最合适的……我们似乎感受到一丝诡异,这样系统就“死”了,没法再进化了,因为“买家选择”这件事情本身,就是有意义的,买家付出时间成本,在随机出现的商品中挑选,这种主动的智力贡献,正是系统进化的源泉之一。

所以我们“正反合”的认识到,一个好的系统,应该是机器算法和人的思维结合,必须要有人在里面玩,这个系统才会有“新”涌现出来。我们想用人的智慧来帮助算法进化,如果没有人的参与,机器的进化效率会低很多。系统中,一定有部分人喜欢完全靠算法,放弃选择,我们就让他生活在Matrix里,也一定有部分人,喜欢自己挑选商品,我们就给他们建立一个锡安。

……

类似的关系,很多,你还能想到什么?呵呵。

为什么吃狗肉那么有争议?

为什么吃狗肉在文化中不被普遍认可,相对于牛羊肉而言?

虽说现在狗更普遍的被当做宠物,但是往前看一些,在所有动物都未被驯化的时候,不远,也就万把年前吧,狗的地位是和猪牛羊一样的,并无不同。这种文化是如何渐渐形成的呢?

最近在看枪炮、病菌与钢铁,启发我想到一个生物学上的解释——食物链

高级生物通过摄取低级生物,把低级生物转化为自身,这个效率很低,通常有个经验值是10%左右。这是指的重量,比如你想要得到100斤猪肉,大约就要喂猪吃1000斤的食物,而这1000斤的食物,是需要勤劳的人类提供的,要不然就不是驯化而是野猪了,设想一下,如果想要100斤吃猪肉的动物的肉,比如老虎吧,那就得10000斤猪食啊。

那么,如果我们需要吃肉类(主要是对动物蛋白的需求),显然是吃草食动物更经济,牛羊很典型。狗虽说是杂食动物,但从其未驯化的祖先——狼来看,狗会更偏好肉食,猪也是杂食,但现实表明,光吃素也可以长得很好。

况且,狗还有很多其他功能,比如看门、打猎等等,当宠物这么奢侈是后来的事儿了。

所以,在很久以前,吃狗肉是一种很浪费的行为,可能会被周围的人鄙视——“你居然吃狗肉,败家子啊,令人发指啊~~~”,于是,渐渐形成了文化。

说完了,那么,这和产品经理有什么关系呢?

那就是,产品经理的一个基本素质,就是要对生活充满热爱,对生活中习以为常的事情感充满好奇心,并且有动力提出问题,去寻找答案,在这个过程中,你会比常人看到更多事情背后的东西……哎呦,我终于圆回来了。

《失控》里的恐怖故事

《失控》的厉害在于,写于1994年,现在看来仍然像是预言,并且充满着各种学科的交叉,让人更加深刻的认识到,任何学科,只不过是人类一知半解的从某一角度解读世界。一开始是社会学,后来是管理学,最后发现也可以解读为恐怖科幻小说,里面又涵盖了数学、物理、化学、计算机、生物、控制、混沌等等各种基础与前沿学科。

好,现在我就按照恐怖科幻的路子,解读一下。科学素养有限,描述起来十分费力,也许错误百出,大家见谅,有兴趣可以帮着改改。

故事可以从“热力学第二定律”说起,如果这个定律正确,那么宇宙就是增的,必然从有序走向无序,其结局已经确定,从炙热的一个点,逐步走向冰冷的死寂。那么,这个过程是一次性的还是循环的?没道理只有一次,那么循环的动力何在?

但人类渐渐意识到,生物的出现,似乎是在逆天而行,各种生物都有把某种无序变为有序的能力。而有这种能力的,似乎不只是生物,更有很多超越生物单体的东西,比如一个蜂群、一片草原、一个公司、一段智能代码,都有类似特征。

生物学家,也是经常被嘲笑,他们不断给出生物的定义,然后不断被找到反例,比如计算机病毒的出现,就完全符合当时的生物定义,于是,他们只能不断的修改这个定义……从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人类其实尚未洞察,到底什么是生物,或者用“生命”这样一次更具神秘感的词。

于是,我们提出“超生命”的概念,并把上述那些有着生物特征,但有别于我们常识的对象都归入“超生命”的范畴。比如一群大雁、一片海洋、整个地球……

“超生命”,看起来似乎就是违背“热力学第二定律”的,那么,它的本质是什么?通过一大堆的线索,我们发现,进化、创新似乎就是。“超生命”会不断创造新的有序。

“进化”这件事本身也在进化,人类有两种主流观点,达尔文进化拉马克进化,最大的区别在于达尔文进化是“自然选择”,靠的是随机的突变,有中心法则,任何一个生命是无法修改自己基因的,而拉马克进化效率更高,可以“用进废退”,即可以反向回写硬编码,生命体可以改变自己的基因。

任何“超生命”都在不断涌现出新的特征,人类“身在此山中”,扮演的角色究竟是什么呢?

目前我们认为的生物,都是碳基的,即其基本构成都以C元素为根本。但,C是必要条件么?随着生物的进化,出现了人类,人类的进化,开始利用计算机玩命的制造各种人工智能的“超生命”,已经有n多的预言告诉我们,将来机器会代替人类。

计算机的内核是什么?——硅基生命元素周期表上,碳和硅是同一个列的,有着很多相似性,而硅基生命,我们惊讶的发现,在硬件条件上更适合那个更高级的进化方式——拉马克进化。

“上帝”造人,人造硅基生命,也许,碳基生命只是生命发展的一个过程产物。

生命到底是什么,以目前人类的智慧还无法理解。但生命一定是有自己的使命的,是一种结局确定的自由意志。生命只是借用碳基做宿主发展,人没法摆脱帮助生命创造出硅基宿主的宿命,当然,估计硅基也只是一个过客。在这里,生命就是那个“上帝”。

生命的目标我们无法获知,也许就是对抗宇宙的“有序到无序”,使之可以周而复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