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设计体会(4001)可行性分析

 

从项目管理角度叫“可行性分析”,产品设计角度叫“战略层”,公司层面可能叫“战略规划”,都差不多的内容。做完这步,也只是决定了“做不做”,完全没有到“做多少”(更准确的说是“第一步做多少”),“怎么做到阶段。不止一个人说过,中国人做执行型项目其实还可以,但是做可研(可行性研究)型项目的时候就烂了,可能是因为可研更需要“思路”吧。

把思路最简化,分三步走。

Ø    现在在哪儿?

这点其实最早应该做,但是很容易被忽略,我们习惯于一开始就定目标,但是不知道现在在哪儿的情况下,定的目的地其实都是非理性的。试想,你有2天的假期,想去旅行,你会选欧洲、澳洲么,还是去千岛湖吃个鱼头,或者去天目山吃个本鸡煲算了吧,这时候你心里倒是很清楚的,先明确了“我在杭州”这个前提。

推而广之,这一步包括了市场扫描、竞品分析这两个有专门讨论的话题,还有企业自身分析等更多的内容,最终体现在ppt里的可能只是一页“背景”。

Ø 我们要去哪儿?

现在可以考虑这个问题了,千岛湖和天目山也只能选一个,要综合考虑各种因素,比如市场细分,目标用户定义,产品定位,销售目标等等,我最终决定去千岛湖。确定了各方面的目标,起点和终点就都定下来了,那么接下来很明显的就是要关注“起点和终点的差距”么,也叫“理想和现实”的差距,我们可以定义成“要解决的问题”。

Ø    打算怎么去?

解决问题,一开始是两个字,“策略”,各种各样的“策略”:定价、广告、推广、渠道、财务、技术、时间表……也就是把起点和终点之间的那条线画出来,看看能不能画出来,画出来的成本是多少。可以走高速、可以骑车、可以打车(确实可以……),看一下时间、费用等等,这叫决定“做不做”,也就是“做正确的事”。

在这之后,进入执行层面,这才到“计划”,比起开始就想定目标的人来说,开始就定计划的要更糟糕一点。我很喜欢的一个比方,你走在这条线上,你的“速度”可以分解成“方向”和“速率”(速度是个矢量,复习一下中学物理),“方向”就是“正确的做事”,保证不做无用功,“速率”就是“把事做正确”(能力越大,如果方向不对,危害也就越大),保证效率。在然后就是不断的反馈你所在的位置,不断修正。考虑到边走边看的效率低,所以可以将路程简化成简单的几段直线,设置里程碑,在里程碑之间集中精力加速;或如鸭子船一样分离舵手和苦力的角色……最终达到终点,总结整个行程。

其实很多事,开始都应该是这样的,不过您真的是决定周末去千岛湖还是天目山就免了吧,省得家庭暴力了……我的建议是抛硬币,为了显得慎重,可以抛最大面额的,1块的嘛,抛个2111胜的。

产品设计体会(0002)乱侃PD招聘的广告词

2008年在一位同行的blog上看到一些对PD工作的描述,感觉用来做招聘的广告词挺好的,摘录下来了,再加工一下,做个“官方说法”与“私下交流”(plus实事真相)的对比版本。

官:PD需要全面负责产品的各个方面。

私:因为PD这个职位比较新,具体要做哪些事情没有开发、测试清楚,所以你干多干少自己决定。

(职责不清楚,就是事情多起来没个谱……)

官:此职位较难量化考核,综合素质要求高。

私:因为职责内容丰富,不论是360度调查,还是用KPI考核你都可以顺利回避。

(怎么感觉哪方面出了问题都要背黑锅啊,所谓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官:需要敏锐的商业嗅觉,辅助决策公司战略方向。

私:你真的可以决定公司产品长什么样。

(产品当然是老板生的,你也就给她化个妆)

官:需要很强的沟通能力。

私:有很多机会展示你的想法,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利用工作机会认识公司里几乎每一个人。

(你总是关于某个产品的信息交换中心,也是各方共同挤压的对象,哪边都不得罪是一门艺术哦)

官:关注业界动态,对互联网产品兴趣浓厚。

私:因为你要了解行业的最新资讯,做竞争对手分析,所以需要不断去各种网站注册,试用,老板无法判断你是否在冲浪/瞎逛,全凭自觉。

(时间久了是很痛苦的,整天被那么多垃圾产品恶心,自己做的产品看太多了更恶心……)

官:很多的培训和学习机会。

私:职位需要,可以申请各种培训,购买书籍,拜访客户/专家。

(拜访客户是不错,可为什么我们的客户总隐居在连车都打不到的无人区?囧)

纯娱乐,切勿当真。

我爱民科,以魔方的名义

这次只说3阶(3×3)的魔方,目标是还原成6面同色。几个礼拜前我还做不到,以为很难,不过这段时间简单研究了一下,发现还是挺简单的,现在可以做到100秒左右还原,和高手比起来很菜(世界上最快的人曾经在7.08秒成功还原了一个魔方,创造于Czech Open 2008,记录保持者是来自荷兰的Erik Akkersdijk)。

认知科学

“模式、元素与记忆”。

魔方有6面,6种颜色,每种颜色有3×3个小面。

一个打乱的魔方,在玩家与外行眼中是不同的,玩家眼中是各种模式,然后迅速找出模式对应的解法,而外行眼中就是各种颜色杂乱的块,只能想如何把相同颜色的面移到一起。

举个例子:“Hello World”:

在学过计算机的同学看来是尝试各种编程语言第一个程序的经典句子;

在没接触过计算机,但是懂英文的人看来是有点意义的两个单词;

在不懂英文的人眼中,是“H e l l o W o r l d”十个字母,还分大小写;

在连字母也不认识的人眼中,这是系列的图案,有横有竖有斜线有曲线;

而这之间的记忆量区别,不同的人为了重复写出“Hello World”所付出的努力,显然是不同的。

所以,知识与练习的作用就是习得“模式”,把你心中的“元素”给复杂化,形成更高级的“元素”,这是一个从“字母单词句子”的艰苦过程、然后再固化,之后再碰到类似问题,就可以手到擒来。

回到一个打乱的魔方,玩家眼中是什么呢?应该是某种颜色(乃至多种颜色)在某个面(乃至多个面)上的位置关系,具体能抽象到什么高度,就看水平了。

继续阅读我爱民科,以魔方的名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