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终于快好了,我为她配了本画册》有4个想法

  1. 规化与迭代,规化与迭代?
    经常在地铁上看书,那天想到书由封面首页前言导读章节内容附注出版等等组成,这种方式历经很多年都没变。但是书本身作为一个载体,是不是可以承载更多的连接,导向我们去更多的场景? 书籍,是咖啡,是星空,是音乐,是河流。
    留白是一种方式,还可以更多···
    我第一眼接触到书的时候,不一定是封面,可以是某一段内容么?中间是封面,就如同电影的伏笔,并行娓娓道来。 后面朋友就推荐我来看你了。

    iamsujie Reply:

    谢谢你,谢谢你朋友

  2. 再看先前的评论,顿时觉得拗口难读,看来好久没有写文字了。
    “经常在地铁上看书,此是前文。那天突然想到,书由封面首页前言导读章节内容附注出版等等组成,这种方式历经很多年都没变,但是它应该就是这样么?书本身作为一个载体,是不是可以承载更多的连接,导向我们去更多的场景呢? 嗯,书籍,是咖啡,是星空,是音乐,是河流,还是你我。
    留白是一种方式,它应该还有更多的方式···
    我想,第一眼接触到书的,不一定是封面,它可以先是某一段内容么?如此,封面在中间。就如同电影的伏笔,与主线内容并行,娓娓道来。思之良久,后来的后来,朋友就推荐我来看你了,他说你也曾遇到过这样一个故事。

    再回到关于画册的事情上,极简主义或许是当下比较好的一种选择。与其充斥着很多过渡不自然、强塞硬套的文字,不然让用户去填充。另外,最近读的书中,《蔡康永的说话之道》《犀牛字典》算是让人印象深刻的,画册的视觉冲击不错,有种web大横幅图吸精的赶脚。

    iamsujie Reply:

    谢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