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6】新年新气象,《人人》电子版发布

上了快3天班了,大家都缓慢的进入状态,一翻日历,发现今天才周一。。。

抽闲发个水文,有关《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在年前又有一些动作,终于和多看合作,出了电子版,内容和去年6月发布的version1.1完全一样。本来我们想在定价上玩一下,比如11.11,13.14什么的,结果人家说只能是6的倍数(或者类似的整数),于是只好看了一圈相似的书,原价18,促销12了。

产品经理的概念并非自互联网圈,却实打实在互联网圈引爆,大家越来越重视,定义却越来越模糊。越来越多整天以产品经理自居的创始人,越来越多随产品而被神化的明星产品经理,越来越多向产品经理文化挑战的工程师……其实早在4年前,这个博客就开始说“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从无人搭理到无力吐糟,其中变化也能看出这个职业的活力。

随着这两年的思考,我更加坚定,产品经理就是一个解决问题的人——发现问题(或者说产品机会、用户需求),定义清楚,在众多的问题中选择优先级最高的,寻找解决方案,在众多解决方案中找到最合适的……在这个意义上,谁不是产品经理呢?

电子版上线多看(猛击查看)之际,新浪微博也建立了“我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的微群,豁出去各种求吐槽。

最后,来一句广告词:加油,一起把这个行业搞乱

Version1.1升级说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9112】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1.0版的上市,已经过去两年,我从阿里巴巴B2B转到了天猫(原淘宝商城),去年底又转到集团,开始负责阿里产品经理的成长,生活上,也建立了自己的小家庭,这本书,似乎也有必要升级一下。

先说为什么要做这次版本升级。

首先,确实有些Bug存在书中,让我如骨鲠在喉。

其次,离上次出版也过去两年了,有些新的想法,希望补充进去。

最后,听说线下渠道不推旧书,所以为了市场需要,也值得再出一版。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V1.1封面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V1.1封面

再说从1.01.1,到底改了什么。

第一,增加了对“人人都是产品经理”这句口号的解读,这是我的一块心病,本无意说每个人都能当产品经理,却被很多人误读,所以在它的真谛里,第一句就改成了——不是每个人都能以产品经理为业

第二,增加了一些新想法,因为对书中的很多内容,我在这两年有了更多地理解,所以写过不少博文补充,但是这一次不打算对正文做架构上的大调整了,所以就以扩展阅读的方式,附上了博客里不少文章的链接

第三,推荐博客、图书那里有比较多的调整,毕竟过去2年了,有些更好地我觉得需要推荐,有些可以退出历史舞台。

第四,二十几个勘误,主要是错别字、病句、排版等。

第五,封面整体做了微调,涉及不少细节,比如给柠檬加了个小领结,细心的同学可以看出来。

第六,一些有时效性的字句的修改,比如牵涉到年份的地方,我会把“4年前”这种相对时间改成“2006年”这种绝对的。

修订的过程,我越来越想推翻重构,也许,某年春天会有个2.0。初步的想法,是“一拆二”,第一本“写给-11岁的产品经理”,可以理解成1.1的大部分内容,加上最近三年的更多体会,第二本写给“13岁的产品经理”,会有比较多的新内容,比如更多规划层面的讨论,一些如何培养产品经理的话题等。

接着明确一下“几不看”。

第一,正如封面上标的version1.1,这对于20104月出版的version1.0来说,产品架构没变,只是一个小改版,所以,看过1.0的千万别看1.1,会浪费时间,当然,你可以推荐你身边的朋友直接看1.1

第二,对本书的定位,我要补充一下,对比“-13岁的产品经理”,她更适合“-11岁的产品经理”,所以,如果你做产品已经轻车熟路,请看到这句话以后就把此书送给你身边的新人。

第三,去看一下XX页的“写在正文之前:我与本书的局限性”,仍然没有实质性改变,惭愧。对此很在意的读者,可以把读这本书的时间省下来做更有价值的事。

最后,特别感谢家里的领导江咏梅同学,她也是一位出色的产品经理,经常能敏锐且毫不客气地指出我的不足,让我受益太多,更难得的是,她做饭很好吃。

另外,网购的链接提供几个:amazon当当的china-pub的,而图书的豆瓣链接不变。

PS:说个有意思的小改动。文中173页,有一句话的来源,我一直没研究清楚,最后干脆用了一个最好玩的出处——

借用《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里的安东尼达斯的银币上面写的一句话:“请赐予我力量,去接受我所不能改变的;请赐予我勇气,去改变我所能改变的;并赐予我智慧去分辨两者的不同”

七印部落送给大家的《启示录》

《启示录:打造用户喜爱的产品》当当卓越京东china-pub都开卖了,我也该交上去年10月就承诺的作业了,即,把这本书的诞生过程,作为一个案例记录下来。开始吧。

2010107日,因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而认识的编辑徐同学找到我,说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刚刚引进了一本书,叫《Inspired: How To Create Products Customers Love》,问我有没有兴趣翻译。

启示录:打造用户喜爱的产品
启示录:打造用户喜爱的产品

谨慎起见,我各处查了一下作者的背景和这本书的评价,才意识到其NB。比如,Amazon上的英文版78个评价者中71位给了五星(截止20114月)。很明显,这事儿很符合我的胃口,但有三个问题:一是没时间,工作太忙精力有限;二是没能力,英文实在太久没用而生疏;三最关键,没动力,再做一本书,我实在不知道目的是什么。所以,我问了徐同学一个问题:

“我自己可能没时间精力做这个事情,可以帮你找找有没有合适的人,需要么?”

答案,显然是肯定的。

接下来,我在各种渠道发布了召集令,出乎我意料的是,响应者很多,完全超出了我“帮编辑找几位潜在译者,然后看样章试译质量,决定最终译者”的想法。

于是,我在想是否有更好的方式来做这件事情——“你们是否考虑团队协作翻译呢?就是有很多译者,还有负责协调语言风格的等等,有点像字幕组的协作模式。”

一开始徐同学是不太愿意的:“可以,不过译者不宜太多,我觉两个人左右比较好。这本书不厚,240页。”

但随着志愿者的增多,我的想法越来越坚定,开始想做这个产品了,这本书的意义不止在于其内容,更在于它的生产过程。我不想自己上阵,而想做一次尝试,叫“众包”也好,叫“民主试验”也好,我希望发挥团队力量和群体智慧,和编辑同学一起,只通过制定一系列的规则,凝聚一群人来完成这本书。日后我看了《失控》的翻译后记,才发现那本书更早的做出了这样的尝试,呵呵。

“今天应该又有些人联系你吧,再考虑下我的建议呢,呵呵,多人翻译,这本书40节,找到20个人每人两节,然后由几个强一点的人顺全篇,20多个人还是能找到的,这样会快很多,呵呵”

徐同学不是被我打动,而是被志愿者的热情打动,试想有三五十位跃跃欲试,你如何拒绝他们?于是,我们一起来想具体的做法。

“保证大家都有活干。志愿者中强一点的,可以来翻译,有些人文字表达弱一点,可以负责校对,检查,试读。”

我们很激动,一次实践互联网时代合作方法的绝佳机会,就在手中。

安全起见,我和更多的朋友沟通了这样的想法,支持的、反对的都很多。我其实挺坚定的,只是记下了反对的意见,并想办法各个击破。比如很多提到“光是术语就很难统一,大家会翻得不一样”,我的对策是“建立一个术语表文档,每个人把自己翻译中碰到的术语都更新到表中,这样只要大家对术语表都认可,那么全文术语就统一了”。

然后,我们开始讨论用什么平台协作,希望是把整个过程都在线化,大家随时看到每个人的进度,互相督促,互相检查质量。一开始想到了Google Docs,后来因为你懂的原因,放弃了,最终采用了一款叫“百会”的在线文档系统,以及它的论坛。

接下来,我们就把讨论好的规则贴在了论坛里:

1. 征集志愿者截止后,所有人试译同一短篇;

2. 依据试译结果,确定正式译者若干,其余的志愿者作为试读者。

3. 正式译者确定的方式:把所有人的稿译都公开,所有人投票选出较好的。因为担心效率,这条最终未能操作,还是由出版社确定了正式译者;

4. 公开讨论译者报酬方式,因为人多,每个人的太少,比较麻烦,所以征求大家意见是否愿意拿赠书,当然,可以邮件单回,如果要钱,绝对给;试读者的付出也是有价值的,我们建议拿出全部金额的1/8,以赠书的方式回馈。另外,所有人的名字和工作都会详细记在书的序言里;

5. 译者任务认领,自愿选择、协商确定每人翻译的章节。令人惊喜的是,实操中是24小时内完成这步的;

6. 翻译过程中,维护统一的术语表,在论坛里共同讨论难点的词句、段落;

7. 初稿完成,译者交叉审校,即每位译者审读其他译者的章节,提出修改意见,通过这种方式让文风尽量统一;

8. 一轮交叉审校完成,试读者参与进来,自愿确定试读章节,我们宏观调控,确定每个章节试读人数差不多;

9. 译者依据试读者的意见、建议修改;

10. 邀请专家审读全书,到了这步,回到了现在出书的正统流程上。我在这时邀请一些业内名人来试读,也是为了借力营销。

因为对出版行业的浅薄了解,期间我表达了一个顾虑——“全书参与人数太多,可能很难控制电子版的外泄,影响实体书销量。”这其实是对出版社的顾虑,我当然是不怕外泄的,我做这事儿本来就纯公益了,呵呵。好在徐同学声明大义——“呵呵,这个我到不是特别担心,好的书上市以后马上就有人做电子版,这个是拦不住的。相反这到是营销的方式。”

确实在过程中,我们发现这只翻译团队,也成了营销团队,不断的对外散发出有关这本书的各种消息。大家的各种讨论也非常热烈,比如自发出现了“翻译技巧的讨论”,“如何通过增加每个人的点评,为书增值的讨论”等等,都让我充分体会到群体智慧的力量。

不但是这个团队的群体智慧,我们更借助了潜在读者的智慧,《启示录:如何打造用户喜爱的产品》书名的确定,就是团队先提出了几个候选,然后我召集了投票,最后再微调确定的。

而翻译团队的名称,也是大家讨论的结果——七印部落,上帝造人用了7天,人有7宗罪,欲望及需求来源于此,木有错!我们就是来拯救大家的,从欲望和需求出发,呵呵,有点神秘感,也有点使命感,当然,和书名——“启示录”也很配。

真正意外的惊喜,是这个团队,她并没有随着书的完成而消失,大家又自发翻译起了国外各种优秀的产品文章(当然,我们会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并署名加原文链接),在《程序员》设立了专栏,在各种网络渠道发布,继续贡献着力量。

如果你愿意加入“七印部落”,联系我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