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30】为何要借助第三方力量创业/做产品

这是对前段时间给创业者的一次分享的整理。

 

创业过程中碰到所有问题,最终都可以归结到:缺人、缺钱

也许你觉得还有缺资源,但所有资源也可以追溯到人和钱上,还有缺时间,但这个谁也帮不了。

 

这两个问题,我们分别有两种解决方式:旧模式和新模式。

旧模式缺人怎么办?招人。缺钱怎么办?募资。这是自上而下的模式,传统的『供给驱动』的模式,所以注定只能满足最优秀的公司,或者说,已经证明过自己的公司,很多新团队、还没什么名气的团队搞不定这两个东西,所以我们需要去尝试更多新模式。

缺人的新模式是什么?众包。缺钱的新模式呢?众筹。

这次重点讲众包。

 

一个团队是怎样从一个人发展起来的,逐渐庞大,发展到几个人、几十个人、 几百人的?

 

首先是第一个人,那么这第一个人是个什么样的角色?他每天在想的是我要服务什么目标用户,我要解决他们的什么问题,要做一件什么样的产品出来。这样的一个角色其实就是产品经理。有了产品经理以后,接下来他就需要人把东西做出来。所以我们就需要两种人:技术和设计。这三个角色(不是自然人)构成了一个初创团队,特别是互联网行业,最初的铁三角。他们分别负责三件很重要的事情:产品经理——有用,设计——好用,技术——能用。

团队启动越轻越好,所以最理想的一定是一个人,就是一个『会写代码,有点商业感觉,又有点审美』的程序员,比如facebook的扎克伯格。

 

等你的产品做出来之后,下一个问题就是要『有人用』,所以,广义的『运营』这个角色加入了团队。

随着公司的不断发展,人越来越多,分工也越来越细,技术分成了开发、测试、运维等等,设计分成了视觉和交互,运营细分为市场、销售、甚至客服,而最早的几个角色,通常产品经理变成了CEO、运营变成了COO、技术变成了CTO……对于传统的方式,我们肯定是缺哪个招哪个。

 

然而对于创业公司来说,招人是一件风险特别大的事情。

 

因为你的业务变化太快了,有时候等不急你找到一个合适的人,或者你招来这个人以后发现用不上他的全部能力,只能发挥40%,甚至根本不需要这个人了,或者发现招进来的这个人根本不合适。这时候你就要面对那个最大的风险——时间已经过去了。

 

精益创业的概念告诉我们,做产品要不断低成本试错,其实,用人也是。

那么就可以借助第三方的力量——众包,更常见的说法是外包、顾问……去解决掉部分本来需要招一个人来做的事情。

 

众包服务又分两类。

一类是为了现有的人节省时间的(通常是借力工具),还有一类是借助外面的人力的。

前者,比如做项目管理的时候,本来要花技术组长20%的时间,现在可以借助项目管理的工具,省掉部分精力,要给的APP加一个功能模块的时候,可以借助第三方组件,几行代码搞定。

 

后者,什么叫借助外面的人力?也就是一个共享经济的概念,公司也可以是这样,将来的公司和个人的关系,一定比现在更加灵活。在越来越多的任务的用人上,我们应该有一个『为我所有,不如为我所用』的概念。

 

把『专业能力』做成服务,用『非全职加入某公司』的方式协作,从『好产品』到『良仓孵化器』到『小得』,都在这条线上尝试。想了解更多可以看我公众号的『菜单-服务品牌』。

说到这里,发个小愿,希望有类似想法,愿意一起长期探索的朋友可以勾搭。

 

这种专业能力的贡献,又可以分成四个层面。

第一个层面叫做分享,就是我说你听,借的力可能只是一个想法而已,它并没有帮你做一个事情,而且针对性可能也不是很强。

第二个层面叫做座谈,可以有针对性的讨论,它可以给出一些针对性的建议。

第三个层面叫做咨询,给你指导,带着你做。

第四个层面叫做外包,直接上手。

 

外包形式也会变得越来越多,包括客服可以外包,财务出纳的事情也可以外包,这些都是可以标准化的。

将来可能,越来越多还不那么标准化的事情也可以外包,比如,你产品的1.0版本也是可以交给外包团队来做的(当然,这是早期,而且后续肯定要重构)。

 

Over。

“在行”初体验,关于“收费聊天”

大趋势不用说,因为各种黑科技、小工具的发展,未来越来越多的事情可以通过松散组队的方式来完成,在“公司”这种组织形态之外,必然出现越来越多的新型组织,只是时间点的问题。你也可以把它理解成共享经济的一种,uber是车,airbnb是房,司机和房东都不是公司员工,下面我们要说的是更虚幻的“认知、智力”。

 

对于一些专业人士,他们的闲暇时间,是可以仅仅通过聊聊天的方式,就帮到很多人的。果壳旗下的在行(www.zaih.com,应该已经独立运营),以及一些类似产品,都在这个方向上做出了尝试。

 

我个人,是通过在行,第一次聊了个收费的天儿,所以谈谈体会。

 

先有个基本判断,轻咨询这事儿(不管姬十三同学是否承认在行是轻咨询,但我觉得,聊天的双方有明确的供需关系,而非平等的闲聊,就是一种咨询),如果不考虑费用,肯定是供不应求的,所以,需求端的问题相对容易解决。

 

那么,为了匹配供需,收费是最简单有效的方式,市场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嘛。不过,做了一次行家(在行里对专业人士的称呼)之后,发现“钱”在这其中起到的作用,绝对不只是“价格门槛”,甚至可以说,“赚钱”的感觉微乎其微。

 

更重要的感觉:

一个过滤器:我知道对方是愿意花几百块钱解决问题的,也看了对方的基本信息,意味着这是一个乐于学习的人,会想各种办法提升自己的人,是一个相对靠谱的人。

一种契约感:只要有钱在里面,不论多少,我都不会迟到,会针对性的准备一下内容,会在过程中把手机静音,会聚精会神,因为双方都知道,这是一个契约。

 

收到第一笔钱以后,假想一下这个模式的演化,可能的问题:

第一,行家新鲜感驱动,无持续供给。

对于一些明星行家,平台并不能带来价值。钱,不缺,而且,想赚的话,目前平台上的定价范围,似乎也没足够的吸引力(我的判断是,通过这种零散时间赚到的钱,并不是最高效的方式,因为1、2个小时,很难深入,就是说,只能发挥出明星行家的浅层次价值);名,获得一个评价的时间成本太高了,貌似知乎、自媒体是更有效的方式。

但平台需要明星行家,可以把他们定位在玩票者,不时用各种新鲜的玩法吸引他们,相当于电商概念下,店铺里的引流商品。

 

当然,也有一些做法可以给他们带来价值:

第一,让行家与学员的关系更对等,可以互相学习,或者,行家聚会?这就有了持续的动力。

第二,行家自己把见面行为和对自己更有价值的事情关联起来,比如投资人通过见面找好项目,企业高管通过见面招人。

 

不久后,平台上真正产生交易量大头的会是“职业行家”,即以此为生的人,比如本来就做类咨询服务的,心理、法律、健身教练等等,很简单,他们把这里当做渠道,是来赚钱的。

 

第二,上量以后的供需匹配。

其实是模式轻重的问题,现在的在行还是很重的,运营人员在其中做了大量的工作,有点像经纪人:主动拉行家、帮行家编写“商品”内容、筛选见面的申请、帮行家拍照宣传……其实,这里面,在行在为行家们做信用背书。

这种轻咨询是典型的非标品,商品描述很难客观、见面后聊得开不开心、是否解决问题都很难客观,所以评价也很难客观(而且我觉得,都见面聊了一个小时了,一般都互加了微信,再给非好评的可能性实在很低,也就意味着评价会失效,反正我觉得如果看到一个非好评,那背后一定是一场很不愉快的聊天)……

于是,很难做轻,但平台要长大,上量以后又不得不找到标准化的运作方式,平台再难在每个行家身上花太多时间,行家们越来越平民化,评价又是失效的,作为买家怎么选?这是将来供需匹配会碰到的大问题。

 

可以想象,“职业行家”可以做成相对标品,类似医生挂号,但,标准化以后的在行,似乎也就不好玩了,就像uber,开始很可能叫到卡宴、X5,后来就都是桑塔纳、荣威……了。当然,平台的价值肯定是有的,但,更像一个垂直电商,是否还符合初衷?

 

还有个微观的匹配问题,就是约约约很麻烦,双方想想自己到底何时何地有空,协商时间、地点,我的经历是已经有些单子因此取消了。

 

第三,已经见面过的双方,下一次见面还会通过在行么?

也许,这并不是问题。

 

最后,欢迎大家通过在行找我聊天,新鲜劲还在。

产品经理相关话题、创业相关话题,点击下面的链接。

http://www.zaih.com/mentor/8477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