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前三章读书笔记

假期之前以及假期,看了失控全名为《失控:机器、社会与经济的新生物学》的一部分,这本书实在太厚了,并且看起来也比较费力,不过绝对精彩,摘录前三章的部分观点给大家。值得注意的书,这本书是1994年写成的。

第一章:人造与天生

  • 如今的系统,更常见的是生物和人造物融合而成的,并且两者正在融为一体。
  • 机械的逻辑只能用来制造简单的机器,在机器越来越复杂之时,我们已经无法理解,必须求助于自然界,来触发自己的灵感,这也意味着,我们制造出来的东西会越来越生物化。而生物也会被人类改造得越来越工程化,作者用“活系统”一词来称呼它们。
  • 向机器中大规模植入生物逻辑,我们制造出来的东西可能会具备学习、适应、自我治愈,甚至进化能力。数以百万计的生物机器汇聚在一起的智能,也许某天可以和人类自己的创新能力相匹敌。在将生命的力量释放到我们所创造的机器中的同时,我们就丧失了对他们的控制。也许这就是书名《失控》的意思。

第二章:蜂群思维

  • 生物的群体,不仅仅是有机体的组合,而是,其本身就是一个有机体,会表现出一些整体特性,如蜂群、大雁群、鱼群。它们采取的是一种“分布式管理”。
  • 电脑特技,可以做一只自由飞翔的蝙蝠,然后复制,给他们一些简单的算法(不要撞上其他蝙蝠,跟上身边的蝙蝠……),就能让这群“算法蝙蝠”飞起来,而且看上去很真实。这不禁让我们联想,自然界的规则是否也就是如此简单。
  • 生物个体在汇聚成群体后,会涌现出一些新特性,但这种超越原有的属性是从何而来,目前还没人能解释。单独研究个体是无法获知群体的属性,除非让一个群体出现。
  • 蜂群和蚁群的神奇在于,没有一只蜜蜂在控制它,但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从一个个平凡的成员中涌现出来,控制整个群体。
  • 群体的自治:自治意味着每个成员根据内部规则以及其所处的局部环境状况而各自做出反应,这与服从来自中心的命令,或根据整体环境做出步调一致的反应截然不同。自治成员之间彼此高度连接,但并非连到一个中央枢纽。
  • 分布式系统四个特质,活系统的特质有此而来
    • 没有强制性的中心控制
    • 次级单位具有自治的特质
    • 次级单位之间彼此高度连接
    • 点对点间的影响通过网络形成了非线性因果关系
  • 群系统的优缺点
    • 优点:可适应、可进化、弹性、无限性、新颖性
    • 缺点:非最优(因为冗余,没有中央控制,必然效率低下);不可控(没有一个绝对的权威,不可由外部控制,只能在内部找到关键点,去调整);不可预测;不可知(互为因果,不知源头);非即刻(迟滞效应)。

第三章:有心智的机器

  • 受控的无政府状态(设定一套规则,让绝大多数个体认同并遵守,以约束行为,而不需要一个中央机构,如维基百科),是一种更优于圣人专制的模式,抑或就是一种圣人专制的表现形式?只不过看我们如何定义“圣人”。
  • 分布式管理也有层级,不过是自下而上的。自上而下的分解问题很容易失败,好比素数相乘很容易,但大数分解却很难。

就此打住,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去看书了,休假结束,明天开始上班,:)

巨系统的自我意识觉醒【人人都是产品经理:9048】

一直有一个想法,想与大家讨论:

  • 当一个系统足够复杂以后,会量变产生质变,有一天,它的管理者会突然发现这个系统似乎活了。钱学森称之为复杂巨系统
  • 系统产生了自我意识,拥有了自由意志,作为管理者的人不能再恣意的控制其发展了,如果你做的不好,它会以自己的方式表现出“不高兴”,这时候人们会感到恐惧,所以必须变换角色,成为一个引导者、辅助者,去理解它、帮助它,尊重系统的自由意志。
  • 几十亿年前,地球上的非生命物质演化出生命体,经历了一个类似的过程;一个婴儿成长的过程中,他的神经系统发展会经历一个类似的过程;一个孩子逐渐长大,他的认知体系会经历一个类似的过程;一个逐步壮大的社会群体会经历一个类似的过程;《终结者》里的天网经历了一个类似的过程;现在的淘宝,似乎也开始了类似的过程……
  • 这也许是淘宝要请很多社会学家、经济学家、政治学家的原因之一。对于复杂巨系统,就像一头难以驾驭的怪兽,人与系统的关系,我认为会渐渐的从人主导变成系统主导,再变成人与系统和谐共存,就像《Matrix》的故事一样。

产品设计体会(7025)只有方法没有答案

终于发出这篇了,因为总是被一些问题困扰,比如很多同学都会问的:

产品团队用什么组织结构最好?

我要写PRD,你们的文档模板能给我传一个用么?

最优的项目流程是什么样子的?

demo用什么软件?

……

我觉得,文档、流程、工具软件、组织结构等等都是支撑,背后的核心还是产品,要满足哪个市场哪些人,要做什么、怎么做,想清楚了,支撑的东西自然而然会浮出水面。 当然,浮出水面的过程中,团队里有个“经验足且熟悉产品”的人是必要的,大多数团队碰到的问题就是只有“经验不足但熟悉产品”的人,于是到处去问“经验足而不熟悉产品”的人,这样是得不到满意答案的,而且后者也很郁闷,不是不想帮忙,而是只有思路、方法却不知道答案、解决方案,真的不敢乱说……

我们都在类似的窘境中前进,每做过一个产品之后,总会发出类似“要是现在让我重新做一遍就好了”,而我相信,就算真的重新做一遍了,做过之后还是会继续发出这个感叹!这真是难以避免的悲剧?

每每至此,总让我想到另外一些类似的问题:

上学的问:要读研还是找工作?

找工作的问:应该去大公司还是小公司?

……

多年的教育让我们误以为所有问题都是有标准答案的,可实际上很多问题连参考答案都没有。这是因为,考试题往往都是对现实情况的简化,只有这样才说得清楚,才便于将答案与“分数”这个KPI映射,很多背景条件都不用我们去考虑,而真实的问题往往是背景复杂的,比如“最优的项目流程是什么样子的?”这个问题,我们先得想清楚公司的目标,基于此目标,需要去打什么市场、什么用户,从而要做什么产品,然后考虑做这样的产品需要做什么事情,哪些人具备做这些事情的技能,再决定组建什么样的团队,匹配以什么组织结构,之后,根据产品、团队等等的特点,确定什么样子的流程比较合适。这些,会让这个问题根本没法通过msn的几句话,或者一个电话聊清楚,而是至少需要3个月的实地工作才能给出一个还算靠谱的结论(这是我自己的体会,做一个产品,往往都是连续做3个月以后才开始有感觉的)。

那么,为什么大家都喜欢问这样的问题呢?

最好的情况,是我多虑了,提问者知道上述我说的这些,只是问方法论的话,总难免长篇大论,于是可以通过问解决方案,从而推出背后的道理。嗯,这确实是一种办法,但一定要注意,管中窥豹,只见一斑。每一个靠谱的解决方案都是做过很多事情以后,提炼出来的,你直接拿过去,很容易误读,只能看到是什么,不知道背后的很多为什么,这样的话,只要情况稍有不同,就会用得走火入魔,而武器越厉害,伤害也越大。

更多的情况,可能是下述两种。

一是技术上,舍本逐末了,我认为去问外人,只能在方法论上得到一些建议,但是不要奢望一个外人给出的解决方案靠谱

二是心态上,太急躁,工作中确实碰到问题了,希望能迅速解决,但在这点上我很悲观,没有速成,只有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