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心理学教授给讲的小故事

晚上吃饭,机缘巧合坐上有一位心理学教授,我们在聊对用户的理解,“接地气”的话题,他给讲了个故事,挺有启发。说的是他让学生暑期去实习的事,要求赚到钱,凭回忆,以对话的形式记录如下。

学生:我们打算去做英语家教。

老师:多少钱一个小时?

学生:10块……

老师:为什么这么低?

学生:因为我们不是外国语大学的,也不是外语专业的(注:是心理专业)。

老师:他们怎么收费?

学生:30、或者50一个小时。

老师:傻不傻,明知道这样,还做英语家教,为什么不发挥优势,做心理家教?

学生:心理家教?有人要么?

老师:没人要么?

学生:没听说过啊。

老师:听过那个典故没,卖鞋子的到了非洲,一个人说他们不穿鞋子,一个人说这是个好大的市场。

学生:可是,那要怎么做呢?

老师:假期“心理游戏班”,试试,做游戏,教一点粗浅的,生活中用得上的心理学知识。去做吧。

……

学生去做了个计划,又来找老师讨论。

学生:我们打算一个班是一整天,国庆节做。

老师:又傻了,国庆节父母经常把孩子带出去玩,谁来参加你的班。周末好点,你们在哪里宣传了?

学生:市内最好的几个小学门口。

老师:为什么?

学生:那些家长层次比较高,有钱也有意识。

老师:又傻了,那些家长看不上你们这个的,你要去中不溜的学校,那些家长的心理就是想往上走走,太差的学校也不行,家长没意识。

学生:哦,那一天多少钱?

老师:周末做,至少一个人100吧,宣传口号再加一个,“给自己放一天假”,家长会喜欢的。

……

差不多就是这样一段对话,挺有启发,你听到了些什么?呵呵

哪些猫在角落里坏笑的心理学家

前两天看了怪诞心理学,给我最大的印象,就是本篇的标题——哪些猫在角落里坏笑的心理学家!书里的故事很多,仅仅摘录几个来揭露一下他们的“邪恶嘴脸”。

第一个,他们认为,通过星座、血型神码的来预测各人的性格很不靠谱。坏人做了一份性格测试问卷,投放给一大群学生,然后过几天,把每个人的结果发回去,让这群学生对结果打分,结果绝大多数学生都认为很准。然后,坏人宣布,我给你们的结果都是一样一样一样的,是从每种性格的描述里摘出一句话拼起来的!如下:

“你需要别人喜欢你和欣赏你,但你通常对自己要求苛刻。虽然你在个性上的确有一些弱点,但你通常能够设法加以弥补。你在某些方面的能力并没有得到充分的发挥,所以还未能变成你的优势。从外表来看,你是一个讲求自律和自制的人,但内心却常常焦虑不安。有时候,你会强烈地怀疑自己是不是做出了正确的决定或正确的事情。你倾向于让自己的生活有所改变和变得丰富多彩,在遇到约束和限制时你会感到不满。”

你是不是觉得也很准啊?反正我是……当然,虽说此类预测忽悠成分居多,但也并不是一无是处,有时候的准,是因为“预言自证”,比如你看着对A型血啦、天蝎座啦的描述,然后认可了,所以反过来改变了你的思维方式和做事方法,正所谓“信则有,不信则无”,君不见说准的都是整天研究这些的么……

第二个,他们研究有关诚实的问题,在各种情况下,人们的诚实与否到底受什么影响。坏人们做了个超市里的找零钱,但是找多了的实验。比如,你给5块钱,会找你10块,你给10块,找你20块。还做了很多轮,第一轮,让收银员正常的找钱,无特别动作;第二轮,收银员大声说出找了多少钱;第三轮,故意让收银员略带疑惑的问被实验者,你刚才给我的是多少钱?坏啊!

再然后,还做了大型连锁超市与社区小杂货店对比。

如此实验,哎,有些挑战伦理道德了,呵呵。结论不再细说,大家可以去看书。

第三个,他们很有耐心的研究“耐心”,和哪些因素有关。那就是,在某个十字路口,故意在红灯变绿灯时不开车,看看后面等待的人平均多久开始按喇叭,好蛋疼。他们开着同一辆车,到意大利、西班牙、德国、法国做实验。第一轮,车上露出中立国——澳大利亚的国徽,发现意大利5秒、西班牙6秒、法国7秒、德国7.5秒,原来不同民族的人耐心确实不同。第二轮,放德国国徽,结果意大利3秒、西班牙和法国都约4秒、德国加长到8秒。于是验证了一个结论,人们对同类有认同感。

每个故事,他们都在用很科学的实验方法去做看起来挺荒诞的实验,以挑战世俗与权威,羡慕啊,这样多好玩啊。以后,我们在生活中碰到各种事情,也要小心了,是不是被实验了? 哦,我们也许不用担心,因为国内这样的实验拉不到赞助……

最后,再来一段据说每个人都觉得是在描述自己的文字作为结束吧——

你很自豪自己是一个能够独立思考的人,如果没有令人满意的证据,你不会接受别人的观点和说法。不过,你也觉得在别人面前过于直言不讳并不是明智之举。有时候你很外向,比较容易亲近,也乐于与人交往,但有时候你却很内向,比较小心谨慎,而且沉默寡言。你有很多梦想,其中有一些看起来相当不切实际。

登门槛效应 pk 留面子效应

一些心理学的效应,在产品经理的日常工作中也许可以实践,先来看两段心理学教材里都会说到的经典故事。

登门效应

美国心理学家弗里德曼和他的助手曾做过这样一项经典实验,让两位大学生访问郊区的一些家庭主妇。其中一位首先请求家庭主妇将一个小标签贴在窗户或在一个关于美化加州或安全驾驶的请愿书上签名,这是一个小的、无害的要求。两周后,另一位大学生再次访问家庭主妇,要求她们在今后的两周时间里在院内竖立一个呼吁安全驾驶的大招牌,该招牌很不美观,这是一个大要求。结果答应了第一项请求的人中有55%的人接受这项要求,而那些第一次没被访问的家庭主妇中只有17%的人接受了该要求。

心理学家认为,在一般情况下,人们都不愿接受较高较难的要求,因为它费时费力又难以成功,相反,人们却乐于接受较小的、较易完成的要求,在实现了较小的要求后,人们才慢慢地接受较大的要求,这就是“登门坎效应”对人的影响。

留面子效应

研究人员将参与实验的大学生分成两组,对于第一组大学生,研究人员要求他们带领少年们去动物园玩一次,需要2个小时,但只有1/6的学生答应了这个请求。对于第二组大学生,研究人员首先请求他们花两年时间担任一个少年管教所的义务辅导员,这是一件费时费力的工作,几乎所有的大学生都谢绝了。他们接着提出了一个小的要求,让大学生带领少年们去动物园玩两个小时,不就两个小时嘛,太容易了!一大半学生都答应了这个请求!

与登门槛效应相反,留面子效应是指人们拒绝了一个较大的要求后,对较小要求接受的可能性增加的现象。为了更好地使人接受要求,提高人的接受可能性的最好办法,就是先提出一个较大的要求,这种方法被称为“留面子技术”。

================== 故事完毕的分割线 ===================

很多年,我一直觉得各种资料里没把这个问题讲透(或者是我没看到,欢迎大家提供线索),这两个效应有点“对着干”的味道。如果我们想给别人提一个要求,登门坎先提一个更小的要求,留面子是先提一个更大要求,那么,在某个具体情况下,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做呢?下面就是我的一些胡思乱想,欢迎大家拍砖。

首先,对用户研究敏感的同学一定从登门坎效应的故事里发现了一些问题,也可能是我找到的文字描述不准确。具体的说,两周后的实验,对照组不对,应该是“第一次被访问的主妇”vs“第一次没被访问的主妇”,而不是用“第一次被访问&答应了第一项请求的主妇”vs“第一次没被访问的主妇”,因为“答应了第一项请求的主妇”很可能本身就是偏“乐于助人”、好说话的,会造成样本偏差。

当然,我相信结论是不变的,即登门坎仍然有效。

既然提一个更大或更小的要求都有用,那么我们会自然想到,是否提一个同样大的要求也有用?即,把同样的要求提两次,反复提某个要求。果然,我们很容易就能找到实例——小孩子要妈妈给他买一个玩具:“我要那个娃娃”,“不行”,“555,我很喜欢那个娃娃”,“不买,你已经有很多娃娃了”,“我就要那个娃娃(同时可以倒地并扭动身体)”,……,“好吧”。

但毕竟我们不能总想小孩或部分女产品经理(无意冒犯)那样反复的撒娇说“这个需求你就帮人家做一下下么~~~”,所以我只能继续去想,到底应该哪种情况用哪种呢?

适用场景猜想:对于“心肠好”的人,用登门坎,因为小要求他们更不会拒绝,这样就可以顺利的把“登门坎”的效果加在他们身上;对于“严酷”的人,用留面子,反正他们容易拒绝人,不妨先让他们拒绝一个更大的要求,从而在小要求上也许会给我们“留面子”。

不过,对于不熟悉的人,他是“心肠好”还是“严酷”,我们也难以判断,看来“知已知彼,百战不殆”真的很正确啊,而且,同样一个人,可能时而“心肠好”时而“严酷”,其本质在于我们想达成的要求到底有多大,如果真是一个人畜无害的小要求,我想大家都会很愿意好心肠的帮忙,而如果要求实在过分,兔子也会咬人。

所以,我们可以评估一下真实的要求有多大,如果挺小,就登门坎,如果很大,就留面子,也许,这可以在你下次需求PK的时候用上……

最后提醒,我不是想教你耍诈,想利用别人只会伤害到所有人,真正有用的东西,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