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心理学教授给讲的小故事

晚上吃饭,机缘巧合坐上有一位心理学教授,我们在聊对用户的理解,“接地气”的话题,他给讲了个故事,挺有启发。说的是他让学生暑期去实习的事,要求赚到钱,凭回忆,以对话的形式记录如下。

学生:我们打算去做英语家教。

老师:多少钱一个小时?

学生:10块……

老师:为什么这么低?

学生:因为我们不是外国语大学的,也不是外语专业的(注:是心理专业)。

老师:他们怎么收费?

学生:30、或者50一个小时。

老师:傻不傻,明知道这样,还做英语家教,为什么不发挥优势,做心理家教?

学生:心理家教?有人要么?

老师:没人要么?

学生:没听说过啊。

老师:听过那个典故没,卖鞋子的到了非洲,一个人说他们不穿鞋子,一个人说这是个好大的市场。

学生:可是,那要怎么做呢?

老师:假期“心理游戏班”,试试,做游戏,教一点粗浅的,生活中用得上的心理学知识。去做吧。

……

学生去做了个计划,又来找老师讨论。

学生:我们打算一个班是一整天,国庆节做。

老师:又傻了,国庆节父母经常把孩子带出去玩,谁来参加你的班。周末好点,你们在哪里宣传了?

学生:市内最好的几个小学门口。

老师:为什么?

学生:那些家长层次比较高,有钱也有意识。

老师:又傻了,那些家长看不上你们这个的,你要去中不溜的学校,那些家长的心理就是想往上走走,太差的学校也不行,家长没意识。

学生:哦,那一天多少钱?

老师:周末做,至少一个人100吧,宣传口号再加一个,“给自己放一天假”,家长会喜欢的。

……

差不多就是这样一段对话,挺有启发,你听到了些什么?呵呵

【0017】产品、做产品的人与用产品的人

故事的起因是一个微博:

@iamsujie@SharkUI提到,社区运营,运营人员的特质会反过来决定核心用户,比如55bbs的例子,随着那帮女运营从小姑娘变成少妇,几年间,最活跃的版面从服饰、到装修、到婚嫁、到孕育~~~

然后,有不少人跳出来认同了这个现象:

Lena_Zhang:还真是眼睁睁地看着55BBS就这样了。。。还好多死忠用户活跃着呢,真不容易,最早铺软文的阵地。

粒透碗:真的,我智齿发炎的时候会推荐拔牙的帖子。

但也有人说,这其实是核心用户的变化导致的:

ZEAL:也不见得是运营人员在主导变化。要看活跃版面上的活跃用户是不是那帮最早混55BBS的忠实用户,随着这些忠实用户从小姑娘变成少妇,关注的话题自然也在改变。社区,很容易陷入的困境就是新用户的融入问题。一旦新用户不容易融入,随着老用户的淡出,社区自然瓦解衰退。

上面两种观点,其实无所谓对错,产品运营人员与核心用户是通过产品本身互相影响,互为因果的:一方面,产品运营人员的特点会决定产品的方向,从而选择性的服务用户,这批被优待的用户更容易成为核心用户;另一方面,核心用户的特点会变化,也会反过来影响运营人员的方向,从而改变产品。

倒是衍生出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对“锁定核心用户”的理解,到底是锁定有ABCD特点的人群,还是锁定abcd几群人,于是,我提出了一个命题:

现在的产品都还太短,等生存了5年、10年的产品越来越多之时,就有个问题了:是保留自己产品的定位(锁定有ABCD特点的人群)而服务另一批用户呢?还是跟着用户长大(锁定abcd几群人)改变产品的定位?或者说,这个选择要考虑哪些因素?

我同意这个观点,产品不成熟的时候,比较容易跟着人(做产品的人与用产品的人)走:

Blueonline:这只是因为55bbs没有自己的核心内容,如果有的话,当运营人员的特质改变以至于不能维持核心内容,就会被自然淘汰或者被核心内容改变,而不是反过来核心内容被运营人员改变。所以这种情况并不会发生在一些成熟的商业化社区里,比如汽车,财经,旅游,数码等等。

我的观点很简单:成熟的产品应该保持定位,如果发现之前的核心用户已经改变,有能力的话,不妨用另外一个产品来满足,否则,随他们去吧。比较明显的就是某些游戏,多少人上学时玩,工作后不玩,然后一群群新的学生补充进去。

55BBS其实是渐渐的变成了另一个产品,对于不成熟的产品,这也可以看做一种探索产品定位的过程,最终,它会稳定下来。

呃,或者,这是废话,成熟产品的定义之一就是有明确的用户定位?成熟的产品是人喂出来的系统,已经有了自我意志,已经不是产品运营人员或者用户可以改变得了的了。

最后,话题继续延伸,当一个产品成熟以后,到对产品、运营人员的选择有什么考虑:

@SocialBeta:社区运营人员的自身特质对于社区本身的影响是明显且强烈的。因此,对于运营人员的HR管理其实是社会化媒体运营成功的逻辑前提,关键在于运营人员的年龄 段、兴趣点与社区的核心定位之间是否能够在同步成长中产生高度契合。一句话,没有好的社区HR管理,就没有好的社区商业运营。

这也说明,我们只能为“似我者”做好产品(特别nb的人不在讨论之列啊),这也是为什么游戏公司经常招游戏发烧友,无线产品喜欢招随身带三五个手机的人。

那么,提个问题:为什么帮我们审电影的人都是中老年呢?与其说管事儿的不懂这个道理,不如说是我们自作多情了,我们本来就不是核心用户,核心用户也是一帮中老年呢,审电影的是要挑出他们喜欢的,和我们没关系。

以上,是我从一条微博出发,对“产品本身、做产品的人、用产品的人”三者关系的杂乱思考——三者一起成长,从不稳定逐渐明确,哎,废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