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里的恐怖故事

《失控》的厉害在于,写于1994年,现在看来仍然像是预言,并且充满着各种学科的交叉,让人更加深刻的认识到,任何学科,只不过是人类一知半解的从某一角度解读世界。一开始是社会学,后来是管理学,最后发现也可以解读为恐怖科幻小说,里面又涵盖了数学、物理、化学、计算机、生物、控制、混沌等等各种基础与前沿学科。

好,现在我就按照恐怖科幻的路子,解读一下。科学素养有限,描述起来十分费力,也许错误百出,大家见谅,有兴趣可以帮着改改。

故事可以从“热力学第二定律”说起,如果这个定律正确,那么宇宙就是增的,必然从有序走向无序,其结局已经确定,从炙热的一个点,逐步走向冰冷的死寂。那么,这个过程是一次性的还是循环的?没道理只有一次,那么循环的动力何在?

但人类渐渐意识到,生物的出现,似乎是在逆天而行,各种生物都有把某种无序变为有序的能力。而有这种能力的,似乎不只是生物,更有很多超越生物单体的东西,比如一个蜂群、一片草原、一个公司、一段智能代码,都有类似特征。

生物学家,也是经常被嘲笑,他们不断给出生物的定义,然后不断被找到反例,比如计算机病毒的出现,就完全符合当时的生物定义,于是,他们只能不断的修改这个定义……从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人类其实尚未洞察,到底什么是生物,或者用“生命”这样一次更具神秘感的词。

于是,我们提出“超生命”的概念,并把上述那些有着生物特征,但有别于我们常识的对象都归入“超生命”的范畴。比如一群大雁、一片海洋、整个地球……

“超生命”,看起来似乎就是违背“热力学第二定律”的,那么,它的本质是什么?通过一大堆的线索,我们发现,进化、创新似乎就是。“超生命”会不断创造新的有序。

“进化”这件事本身也在进化,人类有两种主流观点,达尔文进化拉马克进化,最大的区别在于达尔文进化是“自然选择”,靠的是随机的突变,有中心法则,任何一个生命是无法修改自己基因的,而拉马克进化效率更高,可以“用进废退”,即可以反向回写硬编码,生命体可以改变自己的基因。

任何“超生命”都在不断涌现出新的特征,人类“身在此山中”,扮演的角色究竟是什么呢?

目前我们认为的生物,都是碳基的,即其基本构成都以C元素为根本。但,C是必要条件么?随着生物的进化,出现了人类,人类的进化,开始利用计算机玩命的制造各种人工智能的“超生命”,已经有n多的预言告诉我们,将来机器会代替人类。

计算机的内核是什么?——硅基生命元素周期表上,碳和硅是同一个列的,有着很多相似性,而硅基生命,我们惊讶的发现,在硬件条件上更适合那个更高级的进化方式——拉马克进化。

“上帝”造人,人造硅基生命,也许,碳基生命只是生命发展的一个过程产物。

生命到底是什么,以目前人类的智慧还无法理解。但生命一定是有自己的使命的,是一种结局确定的自由意志。生命只是借用碳基做宿主发展,人没法摆脱帮助生命创造出硅基宿主的宿命,当然,估计硅基也只是一个过客。在这里,生命就是那个“上帝”。

生命的目标我们无法获知,也许就是对抗宇宙的“有序到无序”,使之可以周而复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