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产品,“3个1”工程再梳理【人人都是产品经理:9108】

每个人,生下来都想改变世界,只是后来,很多人忘记了。

2009年初提出“31”工程到现在,一晃3年了,有必要重新梳理一下。

回忆一下,最早是2005年秋,我找工作碰到了困难,误打误撞做了需求分析师,逐步体会到这事儿还挺有意思的,不但做出来的产品可以改变世界,而且工作中学到的东西对自己的工作生活都大有好处,而这种思维方式和做事方法恰好是我们教育的缺失。

很自然的,我想把体会到的惊喜告诉更多人,让更多人可以通过做产品的方式改变自己、改变社会、改变世界。于是,正式工作一年后,我从2007年中开始写博客,并2009年初提出那个后来饱受争议的口号——“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作为自己的理想,因为“就算你不做产品,也至少是自己的产品经理”。

之后,我发现这个路子有效,通过不断的分享,获得了不错的反馈,另一方面,我渐渐意识到个人能力的有限,必须通过更多的人,找到一些更有效的杠杆来做这件事情。所以,我开始不满足于只“做产品来改变世界”,而更希望通过“改变产品经理来改变世界”。这里面有多重的杠杆:

1. 好产品改变世界,是一个杠杆,因为每个产品有很多人在用。

2. 做一名产品经理,是一个杠杆,一方面他会面对若干开发、测试、UED等具体的产品实现者,另一方面他这辈子可以做好几个产品。

3. 我来改变产品经理,又是一个杠杆。

4. 更厉害的,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杠杆最大化。

好了,简单的说,想了3年,我终于明确了自己改变世界的方式——好产品改变世界,产品经理改变产品,我来改变产品经理,而“人人都是产品经理”

回到3年前,伴随着这个口号,“31”工程提出,如下表,其实,当时并没有这么清晰。

一个站

一本书

一门课

发布间隔15

2009年初

20104

2011年中

核心定位渐高

-10

01

12

用户数越来越少

多(几十万)

中(几万)

少(单次小几十)

盈利模式

免费,抓用户

个人付费,较少

公司付费,较多

主要产品

独立博客

新浪微博

豆瓣、QQ等网络平台

简体版《人人》

繁体版《人人》

中译版《启示录》

《程序员》专栏

企业内训

公开分享

大学选修

这是我的“产品线”,解释一下。

从时间角度说,三块主要推出时间都间隔15个月,说明这事儿并不急,是可以做几十年的事情,和做啥都很急的公司相比,我并不在乎竞争对手,有人来和我一起也挺好,我们共同来推进这个理想。三块的先后顺序很重要,先有网站,有人知道你,出版社才会找到你,有了书和知名度,企业才会接受你提供的内训。

有关定位,我把总体定在“-13岁的产品经理”,并且越早推出的产品定位越低,还是为了把杠杆最大化,同时也是顾及到自己的能力,暂时没资格,也没必要去影响高端的产品经理,他们可能已经成为传道者。所以,先求用户数,早期,为了使我的观点更普遍适用,只能定位在“-11岁的产品经理”,因为再往后,各位产品经理的处境必然分化,我已经没法说出一个对每个人都适合的观点了,大家只能找到自己的套路,真正的修行肯定在自己;另一方面,占个便宜,最容易影响的就是“-11岁的产品经理”。

对于我做这事的动力,开始一定是纯精神享受,后来发现有人愿意给钱,也是水到渠成。

人这辈子,能找到一件事情,竞争对手 = 志同道合者,对“实现理想”这个目标的渴望,已经让你甚至不在乎是谁来实现了,这是多么幸福。当然,我知道,这个理想其实实现不了,只能不断逼近而已,理想就应该是可以付出无穷努力的,如果能实现,那就只能是个阶段性目标了,呵呵。

到了2010年中后期,因为书的出版,“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开始出现了未预料的负面影响:第一是部分公司、团队的正常工作产生了困扰,第二是一群想转行做产品经理的同学屡屡碰壁。好在,我被一次次的拷问之后,形成了一些官方解释(猛击上面的链接),这里不再赘述。

之后怎么办,其实早在2010年后半段,我就开始思考“第41”了,现在的答案是“一群人”。那是因为我发现上面说到的杠杆还不够high,改变产品经理干嘛只是我自己做?我可以组织一批人来一起做,即“我们来改变产品经理”。

比如《启示录》翻译团队——“七印部落”的实践

未完待续。

PS:透露个消息,上周终于和浙江大学谈好,5、6月份的夏学期,我会在浙大开一门有关产品经理入门的选修课,从娃娃毒起,宣扬我的“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