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也群体,败也群体,读《群体的智慧》

前两天读了《群体的智慧如何做出最聪明的决策》,看这本书的时候,想到了其他一些书,建议一起阅读——《乌合之众》《失控》。以下是观点摘录与评论:

群体是一种不依赖于任何组织的有机体,它不但有身份,还有自己的意志。和《失控》的观点一样,群体也会表现出其中任何个体都没有的新特性。

团体指的是组织严密并明确意识到自己身份的一群人,而群体没有正式的组织结构,其核心区别,我的理解,是这群人“是否中心化”。

在适当的环境下,团体在智力上表现得非常突出,而且通常比团体中最聪明的人还要聪明。

使群体变得睿智的必要条件:多样性、独立性以及特殊类型的分散化。多样性和独立性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最佳集体决策恰恰是分歧和争论的产物,并非一致同意或者妥协的结果

多样性不仅为团体增加了不同的观点,而且更容易鼓励个体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更多的讨论、更多的信息很重要。一个个体,能否通过自我虚拟的分裂出多个个体,然后通过群体决策提高自己的能力?

独立性的解读:第一,能保证人们做出的错误决策不影响他人;第二,互不相干的个体更容易获得新信息,而不是固守大家都很熟悉的陈旧数据。

群体解决问题的方式:首先,发现可能的解决方案;其次,在这些方案中选择。蜂群并不是首先分析所有可供选择的方案,然后再确定一种理想的采蜜模式,它们其实不知道哪儿有花圃,它们的做法是向不同的方向排除侦查蜂,并相信其中至少有一支队伍会发现最好的花圃。没有那种体制擅长选择优胜者,相反的,一种体制取得成功的关键在于它辨别失败者并马上将其淘汰掉的能力,或者说,一种体制取得成功的关键在于它能生成许多失败者,然后再将其辨别出来并淘汰掉,虽然看上去残忍,但最明智

群体在已有解决方案中选择的能力强于想出这些方案。

群体决策的问题——如果错了,如何问责?向谁问责?或者,是否需要问责?

具有同质特征的团体极善于做他们擅长的事情,但面对新领域则很难取得进步,很难创新。专家对某一领域的“过渡优化”,反而会使他对其他领域更白痴,所以,要有空杯心态。群体太相像,还会出现群体极化,可以参见《乌合之众》。

人们之所以会改变意见,并非因为他确实认同了不同观点,而是因为与挑战团体的权威相比,改变自己的意见显得更容易。

创新其实是一个局整矛盾,对整体有利,但对个体不安全。所以,群体的进步需要感谢“具有创新意识”的勇敢者,群体也喜欢鼓励勇敢者

个体的私人信息是不完整的,鼓励每一个参与者多关注自己的私人信息,也就意味着鼓励人们做出错误的选择,但,这样对团体而言,反而更有可能做出正确的集体判断

一个健全的社会很大程度上要由人们如何对待陌生人(短期合作)来界定,而不是人们怎样对待他们认识的人(长期合作),可以借博弈论理解这句话。

这方面的话题还真是有意思。

《乌合之众》读书笔记:去TMD理性

时常发现,其实我们不比百年(甚至更久以前)的人聪明,他们说的那些事情,那些原因,那些问题……现在直到将来都会不断重复,只不过换了一个外壳而已。乌合之众对群体心理的洞悉,就是这样,我们都早已知道问题所在,但也只能遵循某种人类尚未理解的力量,不断再犯。“知道”与“做到”的差距,整个人类如此,何况个人。

不知为何,中文版书名《乌合之众》,直接有了如此明确的贬义,而英文的《The Crowd》是明显中性的,虽然内容依然……全书虽有其时代局限性,但总体十分精彩,凭我短短的社会阅历,深感不能完全领会,直接摘录一些作者的观点,加上一些自己的想法,记录如下:

个体与群体,就好比细胞与生物体,生物体虽由细胞组成,但具有很多细胞没有的特性,而我们作为个体来研究群体,有一种“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无奈,是研究不清楚的。

个体融入群体之后,个性会有一定程度的消失,情感和思想会转向群体所有的公共方向,甚至和自己原有的相反。

群体冲动、易变、轻信、急躁、偏执、专横、感性、极端化、不允许怀疑和不确定存在,好比生物的低等状态……这与组成群体的个体素质无关,这时候其决定作用的是本能和情感,是一种“无意识”的层面,而不是理性,所以高端人士与凡夫俗子组成的群里,差别不大。

群体不善推理,却急于行动。

时势造英雄,其实英雄只是一个被动的产物,英雄的出现是必然的,但具体是谁成了英雄,是偶然的

高深的观念必须经过简化才能被群众接受,这和做产品很像,普适的产品一定是非常简单通用的。

群体的道德,会比个人的更好或更坏。群体可以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但是也能表现出极崇高的献身、牺牲和不计名利的举动,即孤立的个人根本做不到的极崇高的行为。以名誉、光荣和爱国主义作为号召,最有可能影响到组成群体的个人,而且经常可以达到使他慷慨赴死的地步。

影响群体,万万不可求助于智力或推理,绝对不可以采用论证的方式,而是应该从情感层面施加影响。而且,想要让这种信念在群体中扎根,都需要把能导致危险的讨论排除在外,好比宗教的手法。

群体因为夸大自己的感情,因此它只会被极端感情所打动。希望感动群体的演说家,必须出言不逊,信誓旦旦。夸大其辞、言之凿凿、不断重复、绝对不以说理的方式证明任何事情——这些都是公众集会上的演说家惯用的论说技巧。

群体的“上帝”从未消失,一切宗教或政治信条的创立者之所以能够站住脚,是因为他们成功的激起了群众想入非非的感情,他们使群众在崇拜和服从中,找到了自己的幸福,随时准备为自己的偶像赴汤蹈火。

我们在用不同的词语代表相同的意义,用相同的词语代表不同的意义。不明确的词语,有时反而影响最大。

当群体因为政治动荡或信仰变化,对某些词语唤起的形象深感厌恶时,假如事物因为与传统结构紧密联系在一起而无法改变,那么一个真正的政治家的当务之急,就是在不伤害事物本身的同时赶紧变换说法。比如把“地租”变成“土地税”。

群体有着服从头领的本能需要,或者说个体无意识里有一种犯贱的需要。领袖需要特别的坚定,而他坚定的观点,是否正确并不关键。

领袖动员的手段——断言、重复、传染。领袖需要名望,名望的特点就是阻止我们看到事物的本来面目,让我们的判断力彻底麻木。

种族的强大,在于一个民族普遍信念和情感,是十分稳定的,联想到中国历史上几次非汉族统治,本来是入侵,结果都是更多的被汉化。

群体在客观上推动了人类文明的进程,人类社会一直都在以一种“感性”的方式进化。我们不该对群体求全责备,说他们经常受到无意识因素的左右,不善于动脑筋。在某些情况下,如果他们开动脑筋考虑起自己的眼前利益,我们这个星球上根本就不会成长出文明,人类也不会有自己的历史了。

社会心理学真的很有意思啊,接下来想看《失控》

============== 最后来个广告,有没有爱读书的UED同学?===============

淘宝的内部创业项目——游书园,正在招设计师,在大公司的创业团队工作,是我认为同时融合大公司与小公司优点的解决方案,他们说,没有设计师的生活简直快过不下去了……有兴趣的直接联系这个邮箱吧xiaomin(at)taob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