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19】俞军给淘宝产品经理的分享

我听的是二手的,所以,你看到的是三手的,其中能有多少准确表达了俞军的原意,我也只能呵呵一笑了,下文去掉了与任何公司业务有关的内容,会上是问答的形式,希望引发大家的讨论。

谁说了算

  • 产品和运营谁说了算?谁了解用户谁说了算,职位不重要,分工不重要,权威是通过一次次做出正确的判断积累下来的。如果你告诉我老板说了算,如果确实他更了解用户,我认了,否则,问自己能否忍?不能忍则建议离职。

产品的发展

  • 产品一开始肯定没有架构,有也是扯蛋,就是目标很明确的解决某些用户的某个需求,产品大了以后,想做的事情会越来越多,需要取舍,这个需求催生了产品架构,它是为了防止做偏的。
  • 产品一开始要满足某些用户的某个需求,然后吸引新用户,吃人口红利,接下来就只能卖更多产品给同一群人,满足目标用户的其他需求。

首席架构师

  • 淘宝是否需要产品的首席架构师?不是需不需要,而是有没有人有能力做的问题。

公司留人的关键

  • 愿景是否一致,对高级人才最根本的吸引;工作施展的空间,合作的人是否靠谱;个人待遇,很实在必须考虑。

产品经理的个人成长

  • 产品一开始只有一个产品经理,长大了以后,会变成一个产品经理加上一群也叫“产品经理”的螺丝钉,时间长了螺丝钉发生分化,一部分变成“真正的”产品经理,一部分继续乐于做螺丝钉(也挺好,有人愿意,公司也愿意),一部分转岗。

为什么是淘宝

  • 百度和腾讯产品的成熟度远远超过淘宝,现在淘宝的成熟度很像0506年的百度,但也已经太大了。现在的淘宝产品经理能动性大,个人授权较大,影响大,所以招聘时要更谨慎。百度已经进入螺丝钉阶段。

有关大局

  • 信用是中国最缺的产品,电子商务可以部分解决这个问题,可以减少社会的压迫和剥削。

怎么招人

  • 让应聘者写一份产品分析文档,就是你现在正在做的产品,其实这就是招他进来后要他做的工作。考察候选人:看问题的角度,如何收集信息,结论是否客观,能否抓住产品的关键点。
  • 对于应聘者是否原创的疑问,俞军的回答很牛逼:我是这个世界上最熟悉这个产品的人,网上关于我做的产品的所有评论我都看过,任何候选人只要抄一句话,我都能一下子看出来。

做产品的关键

  • 据说是散会的时候,把大家又叫回来,说了几句:一开始需要热血和激情,非常理想主义,之后体会到产品规划要尊重每一方的利益,制订产品长远发展,要理解产品生态链,平衡各方。基于利益的合作才是可以长期发展的。

【7033】在淘宝大半年的零散体会

我们是做产品的么

  • 我是做产品的么?这个问题好像很无厘头,但想想本质,其实我对自己的定位并不是做产品的,而是解决问题的,如果一个问题,分析下来,可以借用现成产品、调动其他团队、整合已有工具,那么,我何必自己做一个产品呢。
  • 但是,如果公司对PD的考核,更多的看重他做了什么“实体的产品”,也难怪大家总想自己做个什么了……所以,是否可以更多的考核他解决了什么问题?貌似抽象了点,更麻烦了点。

如何在团队中定位

  • 虽说有人认为产品经理不应该有什么“业务方”,但大多数做产品的生存环境里,业务方总是一个强势的存在,我们不必纠缠这样的人到底算不算“真正的产品经理”这种文字游戏,直接去面对现实。
  • 如何与强势业务方合作,首先我还是认为不能对抗,于事无益。其次,分析对方强势的理由是什么,如果是基于逻辑、基于更多信息量的强势,我让步。如果是基于感性的强势,再细分,如果历史经验证明其“直觉”很准,我让步,活到这个年纪,确实要承认有些事情不是科学解释得了的。如果历史经验证明其“直觉”一般般,我就只能非暴力不合作了。但,除去性格因素,作为一个理性更多的人,我觉得产品团队里大多数都是这样的人,强势的来源是什么?应该是如上所述的信息量和逻辑能力,这里面可以提高的东西就多了。
  • 在老板定方向、技术做项目管理、交互/用研都有更专业团队的情况下,我们的定位是什么?做产品可以抽象为解决问题。具体的问题解决阶段,已经有人实施了。而问题的提出,也有老板了。我们能做的,就是问题的定义(明确老板想解决的问题)、分析(找到问题的本质)和分解(分成更利于解决的子问题,区分优先级)。这似乎就是一个“需求分析师”,做好了也不容易。

心态调整是关键

  • 到淘宝后,碰到了一些新问题,必然的,回忆自己的经验,没有找到解决方案,这对我是好事,可能对公司不是好事,所以风险在公司,也正因为如此,自己会有很大的压力和负罪感,只能靠自我调节。
  • 想做点事,太难推动,最后发现平日做的都是一些自己都觉得没价值的、鸡毛蒜皮的小改动。于是,好几位在业界很活跃,或者说很有想法的同学走了,有想法难以实现,实在是难熬。但是,有点基本功的人,想要再提升,就要靠融入了,抱怨没有用,所以,只能先用一个足够长的时间去理解环境,一年都不算长。

有关淘宝这个系统

  • 很多人都很痛苦,但其实大家都很好,这不是人的问题,而是系统的问题,我在淘宝外围观的时候已经体会到。一个系统足够复杂以后,必然产生类似自我意志的东西,这时候作为个人,只能顺应,或者积极一点说,是“引导”,任何想挑战的人,就好比在一个巨大的机器里,一个齿轮想要转快一点,结局只能是自己的齿被折断。当然,你可以选择换个机器,那也是有风险的。

绕不开的价值观

  • 价值观的冲突,越来越感觉到自己对于自由意志的渴望,举个例子,去年910号的淘宝年会上,大家一起起立,宣读《大淘宝宣言》的一刻,我其实是有点不情愿的,因为没有给我们时间,去看宣言的内容,就逼迫,更准确的说是诱骗大家去认同。当然,事后我会去看《宣言》,写得很好,我很认同,但我仍然对当时的体验感到不爽。
  • 我希望每个人都能自由的选择自己的价值观,不只是不被胁迫,而是要在选择时完全不会感受到压力,不会被有意或无意的引导。不过,在一个组织里,如果你选择继续待在里面,就需要磨合。
  • 再举个例子,对马云同学的那句“不加班是对的,加班也是对的,只有完不成工作是不对的”,我更希望是“不加班是对的,加班也是对的,只有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是不对的”。

知道与做到

  • 到了一定年纪之后,对于大部分事情,该知道的都知道了,而每个人只能做到很少的一部分,这时候,努力、奋斗的作用其实已经有限,而是性格、价值观使然。但,不是说不用努力了,个人的主观意志还是能缓慢的改变一些事情的,但前提是坚定不移的向着一个方向一直走下去,这个过程本身就很愉快,也许叫“挑战自我”或“自我实现”神码的。

以上内容是在一次产品周会上的分享,公司能有氛围,让一个员工愿意分享这些内容,已经很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