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26】产品原则就是产品的宪法

最近听了几段罗辑思维的脱口秀,其中一段讲美国建国初期,几位老大们昏天暗地开了4个月的会,制定美国宪法的故事,这个宪法,nb就nb在短短几百个字,用了200多年,只添加了一些修正案。

这事儿给了我启发。

国家需要宪法,而国家也可以看作一个产品,那么,产品的宪法是什么?翻开《启示录》,我知道了,就是产品原则

美国宪法

首先,我们要简单说下为什么要有产品原则这个东西,美国宪法的序言说——

我们合众国人民(文图的We the People就是全文的前三个词),为建立更完善的联盟,树立正义,保障国内安宁,提供共同防务,促进公共福利,并使我们自己和后代得享自由的幸福,特为美利坚合众国制定本宪法。

 

然后,要确定产品的价值观。

总结起来,美国宪法的价值观就是七条——人民主权、共和制、联邦制、三权分立、制约与均衡、有限政府、个人权利。举例第七条,就是说“个人有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等”。

对于你的产品,比如说就是“小组是成员们的私人领地,管理员尽量不要干涉(豆瓣)”、“每个人都可以在某时某刻成为别人的老师(知乎)”、“有激情有方法的人,做自己想做的事,效率会高于完成任务(阿里赛马)”等。

 

接着,是实现产品目标的方法论。

比如,产品团队是如何组成与分工的——“实行资产阶级性质的联邦制,肯定了以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规定立法权属于美国国会,并规定了国会的组成;行政权属于美国总统,以及规定总统产生的办法;司法权属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并规定最高法院的组成;各州的相互关系和义务。”

又如,如何做产品决策——“美国宪法明确了由选举产生的政府具有唯一的合法性。人民通过选举或者指定产生的政府官员和议员来行使权力。”

 

你的产品,还需要想清楚,目标用户是谁?有哪几种,他们的优先级如何排序?产品未来一段时间的目标是赚钱、还是烧钱获取更多用户?……

 

随着时间的变化,产品所处的市场环境、竞争对手、用户属性也会不断变化,所以,还必须要有一个产品原则的迭代优化机制。所以,美国宪法也提供了修正案提出和通过的程序,议员们也可以修改美国宪法和其他基本法律,甚至还可以重新起草新的宪法。

 

产品原则,是整个产品团队必须达成共识的东西,我们在工作中的大部分争吵,追根溯源,都是产品原则不一致,比如你认为卖家重要、他认为买家重要,你认为要拉新用户、他认为要先留老用户……

对产品原则,哦不,是美国宪法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看这里,确实是体会一个大产品架构设计的好案例。

iamsujie的各种二维码
iamsujie的各种二维码

翻译的一些技巧 from @七印部落

这篇比较奇怪,我在翻看《启示录:打造用户喜爱的产品》的时候,发现试译反馈也有很多有价值的东西,所以不妨贴出来。

Inspired》试译反馈

两种语言的特点:英文精确,中文简洁

英文精确,表现为句子的修饰成份多,语法要求严格。切不可逐字翻译,直译必然啰嗦,变成翻译腔,满纸都是“一个”、“当……的时候”……

试举一例:

The product was a complete failure in the marketplace.

原译文:这个产品在市场上是一次彻头彻尾的失败。

1. 繁改简:这个产品在市场上彻头彻尾地失败了。

[能够去掉的“a/一次,尽量去掉]

2. 润色: 这款产品在市场上彻底失败了。

中文简洁、流畅,重在写意。英译汉要译涵义、译气势,不能译词、译字。我们的目标:往大了说,要保持中文的纯净,往小了说,要让读者读着顺溜。提示:遇到译不顺的句子,回忆一下咱中国人日常生活怎么表达的。

再举大家试译稿中的几例,翻译没有统一的标准,仅供大家参考:

1. In the mid 1980s, I was a young software developer working for HP on a high-profile product.

原译文:20世纪80年代中期,我在惠普是一个年轻的软件开发工程师,做一个概念性的产品。

参考译文:20世纪80年代中期我还年轻,在惠普担任软件开发工程师,参与开发一款备受瞩目的产品。 [能够去掉的“a/一个,尽量去掉]

2. It was whe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was all the rage, and I was fortunate enough to be working at one of the industry’s best companies, as part of a very strong software engineering team (several members of that team went on to substantial success in companies across the industry).

原译文:那时候人们对于人工智能很狂热,我有幸工作于业界最好的公司之一,并且成为了非常强大的软件工程师团队(这个团队中的数名成员后来在业界取得了重大的成功)中的一员。

参考译文:当时人工智能风靡一时,我有幸进入业界最好的公司,加入优秀的软件开发团队(许多同事后来成为业界的中流砥柱)。

3. Our assignment was a difficult one: to deliver software on a low-cost, general-purpose workstation that until then required a special-purpose hardware/software combination that cost over $100,000 per user—a price few could afford.

原译文:我们的工作比较困难:开发一个在低成本、通用工作站上运行的软件,而同类软件要求特殊的硬件和软件的配合,每个用户的花费超过10万美金这个价格是很少有人能够负担得起的。

参考译文:我们的任务难度不小:为低成本的通用工作站开发软件。当时市场上都是软硬件结合的专用产品,每个用户的花费超过10万美金——鲜有人负担得起。

4. The team was of course frustrated with this outcome. But soon we began to ask some important questions: Who decides what products we should actually build? How do they decide? How do they know that what we build will be useful?

原译文:对于这个结果,我们团队感到非常的失败。但很快我们就开始思考如下问题:谁对我们开发什么产品有决定权?

参考译文:这个结果当然让我们觉得非常沮丧。但很快我们就开始思考如下问题:谁有权决定开发什么产品?

[能用最简单的++结构表达的句子,尽量用这种形式。对(于)……”这样的结构,能不用,尽量不用。]

5. Our young team learned something very profound—something I’m sure many teams have discovered the hard way: It doesn’t matter how good your engineering team is if they are not given something worthwhile to build.

原译文:我们年轻的团队在反省中获得了巨大的认识,我相信这些认识很多团队通过犯错也发现了:你所在的团队有多出色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你们开发产品是否真的值得你们为它花费时间。

参考译文:我们年轻的团队汲取了深刻的教训,我相信很多团队也从失败中得到了同样的教训:团队有多出色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开发的产品是否真的值得大家花费时间。

[多余的代词、主语(你所在的、你们)能去掉的尽量去掉。]

6. More generally, we learned that it’s not enough to do a good job engineering a product. At least as important is discovering a product that is valuable, usable, and feasible.

原译文:不仅如此,我们也了解到,出色地完成一个产品的设计任务并不够,至少,发掘有价值的、有用的与可行的产品也是同样重要。

参考译文:不仅如此,我们认识到光做出产品来还不够,还要确认产品是有价值的、可用的、可行的。

7. I promised myself that never again would I work so hard on a product unless I knew the product would be something that users and customers wanted.

原译文:我承诺自己,除非我已清楚地知道产品为用户和客户所需要,否则我再也不会为之盲目投入大量精力。

参考译文:我暗下决心,除非我清楚地知道产品是用户和客户需要的,否则我再也不会盲目投入大量精力。

[第一个…………”…………”的意思,读起来绕口,译文尽量少用;第二个为之有上下文作背景,可以省略。]

8. Soon after I left eBay, I started getting calls from product organizations wanting to improve how they produced products. As I began working with these companies, I discovered that there was a tremendous difference between how the best companies produced products, and how most companies produced them.

原译文:在我从易趣离职后不久,我开始接到一些产品团队打来的电话,这些团队希望能改善产品的工作方法。当我开始与这些公司合作时,我发现,最优秀的公司与其他大多数公司在产品工作方式上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参考译文:我离开易趣不久,开始接到一些产品团队打来的电话,希望改善他们的产品生产方法。我开始与他们合作,发现最优秀的公司与其他大多数公司在产品工作方式上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之后,从……,当……时候,这类介词短语无端使句子结构变复杂,译文能不用尽量不用。中文很灵活,不要被英文捆住了。]

9. I also discovered that there was precious little help available, either from academia, including the best business school programs, or from industry organizations, which seemed hopelessly stuck in the failed models of the past—just like the one I worked in at HP.

原译文:我也发现对此其实鲜有帮助,无论是学术机构,包括最好的商学院项目,亦或是行业组织,那些曾经在旧模式之中窘迫无助就像是我工作过的惠普。

参考译文:我也发现无论是学术机构,包括最好的商学院课程,还是那些因循守旧、无法自拔的行业组织,像我工作过的惠普,几乎都帮不上什么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