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也群体,败也群体,读《群体的智慧》

前两天读了《群体的智慧如何做出最聪明的决策》,看这本书的时候,想到了其他一些书,建议一起阅读——《乌合之众》《失控》。以下是观点摘录与评论:

群体是一种不依赖于任何组织的有机体,它不但有身份,还有自己的意志。和《失控》的观点一样,群体也会表现出其中任何个体都没有的新特性。

团体指的是组织严密并明确意识到自己身份的一群人,而群体没有正式的组织结构,其核心区别,我的理解,是这群人“是否中心化”。

在适当的环境下,团体在智力上表现得非常突出,而且通常比团体中最聪明的人还要聪明。

使群体变得睿智的必要条件:多样性、独立性以及特殊类型的分散化。多样性和独立性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最佳集体决策恰恰是分歧和争论的产物,并非一致同意或者妥协的结果

多样性不仅为团体增加了不同的观点,而且更容易鼓励个体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更多的讨论、更多的信息很重要。一个个体,能否通过自我虚拟的分裂出多个个体,然后通过群体决策提高自己的能力?

独立性的解读:第一,能保证人们做出的错误决策不影响他人;第二,互不相干的个体更容易获得新信息,而不是固守大家都很熟悉的陈旧数据。

群体解决问题的方式:首先,发现可能的解决方案;其次,在这些方案中选择。蜂群并不是首先分析所有可供选择的方案,然后再确定一种理想的采蜜模式,它们其实不知道哪儿有花圃,它们的做法是向不同的方向排除侦查蜂,并相信其中至少有一支队伍会发现最好的花圃。没有那种体制擅长选择优胜者,相反的,一种体制取得成功的关键在于它辨别失败者并马上将其淘汰掉的能力,或者说,一种体制取得成功的关键在于它能生成许多失败者,然后再将其辨别出来并淘汰掉,虽然看上去残忍,但最明智

群体在已有解决方案中选择的能力强于想出这些方案。

群体决策的问题——如果错了,如何问责?向谁问责?或者,是否需要问责?

具有同质特征的团体极善于做他们擅长的事情,但面对新领域则很难取得进步,很难创新。专家对某一领域的“过渡优化”,反而会使他对其他领域更白痴,所以,要有空杯心态。群体太相像,还会出现群体极化,可以参见《乌合之众》。

人们之所以会改变意见,并非因为他确实认同了不同观点,而是因为与挑战团体的权威相比,改变自己的意见显得更容易。

创新其实是一个局整矛盾,对整体有利,但对个体不安全。所以,群体的进步需要感谢“具有创新意识”的勇敢者,群体也喜欢鼓励勇敢者

个体的私人信息是不完整的,鼓励每一个参与者多关注自己的私人信息,也就意味着鼓励人们做出错误的选择,但,这样对团体而言,反而更有可能做出正确的集体判断

一个健全的社会很大程度上要由人们如何对待陌生人(短期合作)来界定,而不是人们怎样对待他们认识的人(长期合作),可以借博弈论理解这句话。

这方面的话题还真是有意思。

《失控》里的恐怖故事

《失控》的厉害在于,写于1994年,现在看来仍然像是预言,并且充满着各种学科的交叉,让人更加深刻的认识到,任何学科,只不过是人类一知半解的从某一角度解读世界。一开始是社会学,后来是管理学,最后发现也可以解读为恐怖科幻小说,里面又涵盖了数学、物理、化学、计算机、生物、控制、混沌等等各种基础与前沿学科。

好,现在我就按照恐怖科幻的路子,解读一下。科学素养有限,描述起来十分费力,也许错误百出,大家见谅,有兴趣可以帮着改改。

故事可以从“热力学第二定律”说起,如果这个定律正确,那么宇宙就是增的,必然从有序走向无序,其结局已经确定,从炙热的一个点,逐步走向冰冷的死寂。那么,这个过程是一次性的还是循环的?没道理只有一次,那么循环的动力何在?

但人类渐渐意识到,生物的出现,似乎是在逆天而行,各种生物都有把某种无序变为有序的能力。而有这种能力的,似乎不只是生物,更有很多超越生物单体的东西,比如一个蜂群、一片草原、一个公司、一段智能代码,都有类似特征。

生物学家,也是经常被嘲笑,他们不断给出生物的定义,然后不断被找到反例,比如计算机病毒的出现,就完全符合当时的生物定义,于是,他们只能不断的修改这个定义……从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人类其实尚未洞察,到底什么是生物,或者用“生命”这样一次更具神秘感的词。

于是,我们提出“超生命”的概念,并把上述那些有着生物特征,但有别于我们常识的对象都归入“超生命”的范畴。比如一群大雁、一片海洋、整个地球……

“超生命”,看起来似乎就是违背“热力学第二定律”的,那么,它的本质是什么?通过一大堆的线索,我们发现,进化、创新似乎就是。“超生命”会不断创造新的有序。

“进化”这件事本身也在进化,人类有两种主流观点,达尔文进化拉马克进化,最大的区别在于达尔文进化是“自然选择”,靠的是随机的突变,有中心法则,任何一个生命是无法修改自己基因的,而拉马克进化效率更高,可以“用进废退”,即可以反向回写硬编码,生命体可以改变自己的基因。

任何“超生命”都在不断涌现出新的特征,人类“身在此山中”,扮演的角色究竟是什么呢?

目前我们认为的生物,都是碳基的,即其基本构成都以C元素为根本。但,C是必要条件么?随着生物的进化,出现了人类,人类的进化,开始利用计算机玩命的制造各种人工智能的“超生命”,已经有n多的预言告诉我们,将来机器会代替人类。

计算机的内核是什么?——硅基生命元素周期表上,碳和硅是同一个列的,有着很多相似性,而硅基生命,我们惊讶的发现,在硬件条件上更适合那个更高级的进化方式——拉马克进化。

“上帝”造人,人造硅基生命,也许,碳基生命只是生命发展的一个过程产物。

生命到底是什么,以目前人类的智慧还无法理解。但生命一定是有自己的使命的,是一种结局确定的自由意志。生命只是借用碳基做宿主发展,人没法摆脱帮助生命创造出硅基宿主的宿命,当然,估计硅基也只是一个过客。在这里,生命就是那个“上帝”。

生命的目标我们无法获知,也许就是对抗宇宙的“有序到无序”,使之可以周而复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