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设计体会(7005)学校里没教的东西

第一,教知识不教思维。

好比练武功只教招式,毛用没有,最缺的是一种特殊的“元知识”——思维方法,的训练。理解了什么是“联想”,什么是“推理”,“归纳”与“演绎”有何异同,才能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创造力。好比《天龙八部》里的鸠摩智,靠一个小无相功催动少林七十二绝技,杀遍群僧,而讲求实际效果的现实社会,这样也不错啊,当然rp不能学鸠摩智……思维方法是内功,内功好了,再辅以某学科的知识“招式”,自然威力无穷

第二,教解题不教选题。

解题式的教育,告诉你现有的条件和目标,所以你要做的就是直接寻找解决方案,这是相对简单的。整个过程少了之前(分析现状、寻找目标,决定做不做,做多少)的分析,你根本不知道这个问题是怎么提出来的。而现实中更多问题并不是已经摆在面前,而是需要你去发现的,学会发现问题之后,又会发现问题多到你无法全部解决,这就需要决策与判断,意味着放弃。

学生是在资源充足下做事,你会考虑这个礼拜放弃哪门课的作业么?你有规划过这学期的考试,哪门考90,哪门考60么?我也没有,但肯定有人这么做了,他们提早接触“资源不足”的概念,也就学会了权衡,所以就会有时间去做更多的事情,从而一步领先,步步领先。记住,我们要追求“性价比”而不是“完美”

第三,教努力不教取巧。

感觉“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这是基于资源可控的,这个前提害死人。现实中很多事情是不可控的,或者说不是你一个人可控的,这就意味着需要合作与沟通,而不是单纯的努力。而且,学校里习惯去做很多已经有答案的问题,要记住做这件事件的目的不是解这道题,而是练习解题的方法,最终能解没有答案的题。当然现实中,更多的是没有人做过的、没有答案的问题,而那些有答案的问题,千万别只想到自己求解了,用最快的办法找到答案吧。

iamsujie补:感谢小白补充“教查书不教人肉”;陈博补充“教受教不教施教”。谁再来补一点?)

产品设计体会(7004)重温BME所学

做产品设计快2年了,一直有个心愿:总要和BMEBiomedical Engineering,生物医学工程)扯上点关系才不枉学了那么多年……那么这次就来扯一下。

Ø  定量与系统的思维。

当时所在的是“定量与系统生理实验室”。定量,意味着在定性的基础上更深入的研究,是以数据为基础的,体现了西方哲学,注重微观分析;系统,意味着总体的大局观,代表着东方哲学,注重宏观把控。对任何实物,如果真能做到定量与系统的分析,那绝对杠杠的了。产品设计中,两种思维也是相映成趣,时而定量,比如分析用户使用产品的数据、给功能点的重要程度从各个维度上打分;时而系统,比如综合考虑我们产品需要兼顾的各种利益人群、制定项目计划时照顾到方方面面……怎么这段写得很像小学生作为?=,=bbb

Ø  数据挖掘步骤 VS 产品设计过程。

那会儿挖了2年的临床生理数据,今天看来,数据挖掘的步骤与产品设计的过程也都是同宗同源的,分为一下几步,对比一下。

n  数据准备

理解应用领域的目标:商业目标与用户目标确定。

产生目标数据集:确定细分市场、细分目标用户、市场调研、需求采集。

数据清理与预处理:需求整理、需求分析。

数据缩减与投影:确定优先级、用户需求转化为产品需求。

n  数据挖掘

将目标与特殊数据挖掘方法匹配:用什么技术平台、编程语言等等。

数据挖掘算法选择:技术方案的选择,系统设计。

数据挖掘:Coding的过程。

n  结果评价

解释和评估所挖掘到的模式:测试、用户试用,反馈修正上述过程。

使用所发现的知识:产品发布,投入应用。

Ø 诊疗循环 VS 软件项目的PDCA

读研时的项目是辅助诊断相关的,所以接触到了“诊疗循环”(诊断、治疗、获得反馈、观察分析、修正诊断)的概念。工作原来又碰到PDCA(又叫戴明环,是美国质量管理专家戴明博士首先提出的,是全面质量管理所应遵循的科学程序,指PlanàDoàCheckàAction)的循环,发现本质其实是一样的。推及任何做事的方法,其实都有一个这样的循环,这也符合事物螺旋上升的哲学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