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快乐的SB也挺好,读《思考,快与慢》

前段时间看了思考,快与慢,这是200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丹尼尔•卡尼曼的近作,这位老人家很好的把心理学和经济学交叉了起来,探讨了感性与理性、直觉与逻辑等等对思考的影响,太多的理论不说,只贴一些很有意思的例子,是书中一个话题——“前景理论”的深入探讨。

第一个例子

二选一

A95%的概率赢得1000元,5%的概率什么也不得到

B.肯定得到900

从纯理性角度,A获得的数学期望是950元,但仍然会有很多人选择B

解释:有较大的可能获得,愿意为确定性付出,风险规避。

典型应用:保险(风险调整型),此例中,比如你碰到了A场景,有保险公司提供你一个服务,说你别纠结了,说我来承担A的风险,确保给你900块(甚至910920……),当有大量A存在的时候,保险公司稳赚。你选B,等效于花100元买了个保险,把5%降为0%

第二个例子

二选一

A5%的概率赢得1000元,95%的概率什么也不得到

B.肯定得到100

虽然A的数学期望只有50元,但仍然有很多人选A

解释:有较小的可能获得,愿意为可能性付出,风险追求,当然,这和你现在又多少钱也有关系(相对效用),如果是1000万和100万,相信很多选A的会变成B

典型应用:彩票,本例中,选A的人实际上是花了100元买了一张5%赢得1000元的彩票,这其中的差价是彩票得以运作的根本。

第三个例子

二选一

A95%的概率损失1000元,5%的概率什么也不损失

B.肯定损失900

此例中,A的数学期望是-950元,但仍然有很多人愿意选A搏一把。

解释:有较大的可能损失,愿意为可能性付出,风险追求。

典型应用:赌博,本例中,解释了为什么赌徒输了以后停不下来的原因,选A的人其实是想再花100元买一个翻盘的机会。

第四个例子

二选一

A5%的概率损失1000元,95%的概率什么也不损失

B.肯定损失100

虽然A的数学期望只有-50元,但人们还是不敢冒险而选择B

解释:有较小的可能损失,愿意为确定性付出,风险规避。

典型应用:保险(防止大病大灾那类的),本例中,你选B,实际上是花了100元把风险转嫁给保险公司,当有大量A存在的时候,保险公司稳赚(再回顾第一个,一样的道理)。

我们来看一下什么叫大局观

第一,对于上述任何情况,如果我们确信会发生很多次,那么很多人的选择会反转,这是时间上的大局观,坚持更理性的决策,不计较一城一池的得失,当然,前提是真有多次。

第二,对于上述任何情况,如果同时在多人身上发生,不同角色想法会不同:如第一种场景,我们假设是一个公司里,每个部门是否选择创新的命题,则很多部门的经理,都希望保守的选B,但公司总裁希望所有经理都去冒险。这是空间上的大局观,也解释了一个机构中的局整矛盾,创新的艰难。

第三,更有意思,我们把两个数值没这么极端的例子放在一起:

A125%的概率赢得1000元,75%的概率什么也不得到

B1.肯定得到245

会有不少人愿意选B1

A275%的概率损失1000元,25%的概率什么也不损失

B2.肯定损失745

会有不少人愿意选A2

我们把两个选择合并在一起看,选B1A2组合的同学算一下,综合结果“75%的概率损失755元,25%的概率得到245元”,而被我们放弃的A1B2组合,综合结果是“25%的概率得到255元,75%的概率损失745元”,综合结果要更好(多得10元),是不是有点意思?

其他不说了,大家有空去看书吧,最后,是不是可以给大家拜个早年了? :)

【7045】Top100 Summit的启发

启发一

量化的衡量用户体验,可以参考《用户体验度量》,但关键是要持续做,光看一次的数据是没意义的,需要用同样的方法横向对比其他产品、纵向对比自己产品的发展。

感受到变革,比如,各种家用电器空调的遥控器,其实都是没必要的东西,通过更自然的方式都可以实现人机交互。我们回忆一下,人最原生的与外界交流的方式是“动作”,然后,分裂出各种语言语音,而近代出现的,键盘、鼠标神马的,也许只是进化中的过程产物。

如何衡量一次演讲的好坏?可以看几个参数,听众的进出情况,拍照次数,眼神等等。

启发二

大流程参考:Think(定位理解研究)-Design(探索概念)-Build(方案执行)

小流程的几个关键要素:

目标用户:了解用户

产品属性:了解领域知识

品牌:形象、DNA,用户与产品的接连

市场地位:产品与外围的关系

商业目标:你想往哪里去

技术条件及实现成本

大流程参考:分析思考定义执行

启发三

互联网产品,其实是社会学科(社会、心理)的自然学科表达,人本身是感性主观,但代码的实现过程是逻辑严谨的。

我们可以去想很多习以为常的问题,比如,为什么显示器大多数是横的(长头是横向的),也许因为人眼是横着长的。而手机屏幕为什么大多数是竖的?也许因为手机通常要单手握,纵向方便,所以PSP屏幕是横的,因为要双手握。当然,也有不一样的,比如看码农经常竖着放的显示器,方便看代码,BlackBerry屏幕横向,因为下面有个qwert键盘。

互联网解决的问题,如果挖掘到人性层面,其实还是那些问题,只不过可以有新的解决方案,这里面有两个层面。

一是可以映射到就有概念的,比如email(邮件)、IM(当面聊天)、BBS(公告栏)、blog(日记)……先向旧的概念学习,能做好就已经很不错了。

二是然后在新技术下,可以“更多选择更多欢乐”,出现新的形式,比如facebook,你可以同时了解到很多好朋友(认识的、不认识的)的近况;微信,你可以预约出租车、与不认识的人一起练习英语口语……

这些改变,得益于互联网让流动性增加、信息交易成本更低,所以方便的跨时间、跨空间,再如电商,与传统商城相比,你可以搜索了,可以知道之前人买过的评价了,可以按价格排序了,等等。

做产品,只要是多个人使用的产品,你就需要研究社会学,了解群体中的个体心理学表达有哪几种需要:归属感、群体感、倾诉、表达、安全感、社交恐惧症、童心、好奇心、尊贵感、从众……

启发四

向下属征求意见的说法:“如果你是我,你会做什么改变?”

启发五

用户研究最大的误区——去找用户要解决方案。

比如你问用户“你是否需要某功能”、“这个按钮放左边好还是放右边好”,而应该去探求用户的问题和痛点,或者说现有解决方案的缺陷,比如“你现在是如何使用XX的,有什么不爽的地方”、“你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场合做这件事,是怎么做的”等等。当然,用户有时候会把我们往沟里带,直接给出一些解决方案,我把这种叫做“伪功能”。

另外,还有一点值得反复强调——注意区分用户说的“观点”和“事实”,碰到观点,要问背后的“为什么”,当然,经过天朝传统教育洗礼了十几年的我们很难分辨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