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中国历代政治得失》

下了一天雨,读了一本书:《中国历代政治得失》,钱老爷子用薄薄170页,讲述了汉唐宋明清五朝的政府组织(皇室与政府、中央与地方)、选举制度、经济制度、兵役制度等,酣畅淋漓,一些摘录和体会如下:

Ø  西方从众,民主,法治;中国从贤,集中,人治(德治)。底层原因,是否是西方游牧文明,风险大,所以重公平牺牲效率;中国农耕文明,风险小,所以重效率牺牲公平?

Ø  革命的本质是推翻制度来迁就现实的,决非是推翻现实来迁就制度(联想到理想与现实,很多时候我们是改变理想来迁就现实)。制度要适应现实,所以要不断的迭代更新,不停的渐变,只是在一些点上表现得比较激烈。新制度代替旧制度往往不是用“战胜”的方式,而是旧人渐渐老去新人渐渐当权而已。一些制度本是治病的药,却被误以为是补品,病好了还在吃,最后吃坏了还反过来批判药……

Ø  西方重商轻政,故聪明人先从商,再参政,中国反之。

Ø  西方用选举,中国用考试,根本的理想,都是想挑选出可以代表全体民众的人来组织政府掌握政权,方法不同而已。考试是一种效率极高的手段,只是很容易被误用、误解。

Ø  皇室与政府的关系,分权,好比董事长与总经理?皇权是延续的,相权是割裂的,所以随着时间流逝,相对而言,皇权逐步提高,政府逐步衰落。

Ø  汉到清,中央政府有逐步集权的倾向,地方政治逐渐衰落。

Ø  中国政治很早就进化出比较美好的形态(汉,政治和现实匹配的很好),后面一直在不停的打补丁,很难重构,故让人有后不如前之感。和商界里公司的潮起潮落很像,比如yahoo2000年与现在。

Ø  宋重文轻武,是对唐后期与五代的矫枉过正,很无奈,副产品就是宋对中国文化的延续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Ø  汉唐宋明主权一直在人民,所以改朝换代只是人事变动,是造反不是革命,而清主权在满洲人手里,有了特权阶级,推翻他必须革命。其实清之前很久都不是专制,是士人(读书人,不是一个阶级)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