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手记【人人都是产品经理:9074】

先汇报一下豆瓣的情况:上架4,“想读”数500,秒杀2006年出版的《产品经理实战手册》(315),下一个目标:《产品经理的第一本书》(789~~~

今天贴上本书的编辑手记 过去的大半年推至两三年,感谢这个团队。

做这本书之前,苏杰有些忧虑地在Gtalk那头对我说:据说武汉博文就只有你是不错的编辑,其他编辑都还需要锻炼。我瞅着Gtalk的窗口,都能想到那一头的苏杰帅气的眉毛少有地皱起来,平时他可总是呵呵呵地乐着。横横,这不就是说俺带团队不行吗。

也多亏这本书的书名“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不断在提醒着我:别以为做书就你行,大家行,才是真的行!我终于在多番督促和示范之后,真正放手让大家去做书稿的“田间管理”,间苗拔草,浇水施肥晒太阳,书稿一天天茁壮成长。夏青、小白、Lisa和郑老师四人编辑小组每天展开热烈的讨论,采用敏捷的方式进行团队合作,并和苏杰展开海陆空立体沟通:电话、邮件、各种IMtwitter,怎么方便怎么来。

封面又愁死人啊!好在俺们有特别不怕麻烦的设计部,加上苏杰遥控做封面的产品经理,一稿不行,二稿、三稿……终于突破了十稿,终于在产品的最后制作环节,封面带着柠檬的清香和热烈,款款而来。版式也在编辑们和苏杰挑剔的眼光中逐渐迭代着、完善着。

一段貌似漫长又小有坎坷的创作、出版之路——一年;

一份我们和作者同甘共苦结下的绵长情谊——一辈子。

—— 策划编辑

2009821日,我站在阿里某间办公室的前台,看着一个拄着拐的亮紫色身影缓缓移动过来。那是我与作者苏杰的第一次会面。在简单聊了些写作想法后,我对他说,9月中旬先交第2章的初稿过来吧。

我最喜欢这段的描述了,哈哈~~~

我预料到他会答允,却没预料到他会提前提交4万余字的样章初稿,更没预料到在我们合作的这大半年里,他都严格遵守写作进度安排,从不拖延。后来他告诉我说,他把工作、加班、复健之外的几乎所有业余时间用在了积累和写作上。这种勤奋令我佩服,也使我不敢怠慢。

2章的初稿经专家、读者审阅后,苏杰进行了大的删改。其他各章也一样。他不停地写,我不停地整理审阅意见,反馈、沟通,他再改,我再修订……很多次循环。书稿也渐渐变得结构明晰、主题鲜明。

这些前辈和朋友们:思践、周爱民、西乔白鸦、杨文博、余晟、李笑来朱坤、顾颖、魏星、庄表伟、胡冰、戴雨森、林健、李欣、魏太云、谢旭鸿沈晶晶、端木恒、白涛、李雨来等,他们或参与审稿,或提有建议,为书稿成型、增色,出力不少。在此谨对他们表示由衷的感谢。

审稿人居然超过20个,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既有前辈,也有新人,不错~

记得周筠老师常说,策划编辑就像是一个产品经理。策划编辑参与一本图书从无到有,内容、结构、封面、校审、版式、图表、营销等环节,催之生色,助之出彩,这其中的每处细节都能体现出编辑思考的功力。做这本关于产品经理的图书,确是我的荣幸。感谢她的信任,也感谢她的指点,让我在实践中学会田间管理的方法,和有关产品、设计、用户体验方面的知识,同时也收获了很多有见识且有趣的朋友。

从这本书里,我看到了苏杰的努力、坚持,以及对产品、对职业、对生活的巨大热情。我相信,三五年内,他还会有佳作问世,他也能早日完成三个一工程,实现自己的咨询、育人之梦。

我们都有梦想。我们都是自己人生的产品经理。与大家共勉。

—— 策划编辑

很开心我能参与本书的审稿工作,在这个过程中,我学到了很多:郑老师的严谨,白爱萍的总结能力,夏青的分析能力,都是我需要学习的闪光点。集中审稿的那一周,是脑力激荡的一周,每天会花五到六个小时在本书上,可以说每个人都是全力以赴的。我们总是先各自分开看稿,提出疑点,然后大家集中到一起讨论,有时候,四个人的观点并不一致,于是各自找理论依据,告诉对方为什么这样考虑,最终总能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我想,这就是集体的力量。现在,这本书终于要付梓了,真正从心底感到高兴!

——杨绣国 责任编辑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是编辑团队敏捷开发的产物。我们组成了一个团队,拟定了进度计划,每天严格按时间节点进行全书的审稿工作。在审稿中,为了按时完成工作任务,我们不断地调整工作方式,最终在最后的时间节点内完成了所有的审稿工作。团队每个成员都从这次审稿中收获颇丰,这些收获包括业务和工作方法两个方面。当最后审完全部书稿时,我真的体会到了这本书书名的含义了——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我们不就是在做一个产品吗?

——白爱萍 项目编辑

书稿之所以要集体讨论,是因为在初审时,编辑与作者之间出现了一些小的分歧:

分歧之一是编辑觉得书稿中有些内容,比如从某个事例引发对业内某些问题的议论,似有点离题。为节省篇幅,建议作者删去一些。而作者则认为那些都与行业现实密切相关,即使有些议论,也是有感而发,值得保留。

分歧之二是编辑觉得书稿的文字偏口语化,不够严谨,建议作者再作修饰。而作者觉得这样的文字轻松活泼,适合年轻人阅读。

经过讨论,大家同意保留作者原稿的特色,只在内容上作了少量删节。在行文上也肯定和保留了书稿原有的热情洋溢、诙谐幽默的风格。

郑老师年纪比较大,对于我书中经常出现的“爽、扯淡、PK”甚至“囧”,感到很不适应,经过多次沟通,让我留下了不少这类语言,感谢郑老师对后辈的宽容!)

——郑兆昭 项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