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用做产品的思路做“封面”

上回我们说到新书的封面,是狭义的,即书的正面,其实,完整的封面包括五部分,从图中左到右,依次是:

后勒口(勒口是指封面和封底在翻口处向里折转的延长部分)、封底、书背、封面、前勒口。

淘宝十年产品事
淘宝十年产品事

点击查看大图

给大家说说,一个产品经理作为图书的外行,在封面设计时的一些思考:

首先,书的封面可以类比做一个网站/APP的首页,它是用户的第一印象,一些必要的功能得有——书是什么?主要内容?适合谁看?我为什么要买?……一切设计,都围绕这些展开。

 

封底勒口:

勒口原本的功能主要是“保护”图书,我把它当做一个推广位,推本书,整体创意还是书签。书签是看书时都需要的,附送一个我觉得很合适,而且剪下以后,不管扔到哪里都是一个独立的“推广位”,所以,我们特别考虑到它在剪下后,脱离本书独立存在的场景,必须要看到书签也能知道本书内容、作者信息(这是从药品包装设计里得到的启发,那个要求药片包装脱离药盒和说明书独立存在时,也要有最关键的用量等信息),我们用本书主要内容的Tag组成“亲”字来解决,并且文案上给出了“亲,看完记得给好评哦”的心理暗示。把“好评”二字改为淘宝好评的那朵红花图标,大家也很熟悉的。甚至考虑到,这样用一朵花,要比直接文字要好评显得含蓄,且不和几厘米外的“亲们不要因此给差评啊”产生文字上的冗余感。

虚线旁边的文案,是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反馈得到的,我的解决方案不是改进产品,而是用文案降低期望——我们考虑过做成打孔可手撕的形式,但……对成本妥协了,亲们不要因此给差评啊!

今年做书,和三年前大有不同,我们深深感受到无线对各个领域的影响,所以,加上了书的二维码、作者相关的二维码各种,也算是对图书这种产品的一个O2O改造。我们希望读者能从线上看到书评、买到书,拿到实体以后,又能通过某种方式回到线上,与作者互动,对书评价,形成闭环。

说夸张点,“实体书”只是这个产品里的一部分。

 

封底:

还是采用常规的,放几条推荐语的做法,回答“为什么要买”,不过,我引入了淘宝的感觉,把推荐语改叫“商品评价”,并且在几十位评价人中选取了4个代表,代表的都是我目标用户群体里的标杆人物:

淘宝首批产品经理之一,阿里巴巴云OS事业群总裁,一灯(内部公认的神级产品经理)

韩都衣舍CEO,赵迎光(牛逼的卖家代表)

派代商学院联合创始人,李冰(派代在电商的影响力)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研究中心主任,梁春晓(阿里研究中心的官方权威性)

位置有限,还有很多很棒的评价人只好放在书里。

封底还有一些彩蛋:比如3814次打分是淘宝成立到2013年10月18日新书首发的天数,365个销量代表一年的365天,102个好评是阿里希望做102年的愿望,1个中评是我自己给的,表明我对书还不甚满意,还有太多的地方需要优化。

彩蛋有意义么?我也说不好,也许我不说,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但是,也许这就是很多人说的产品经理需要的“琢磨”,当你把这种琢磨用在产品的各处,用户一定感受得到

 

书背:

书背的主要场景是在实体货架上,我特意加了个小橙子,活泼了很多,希望在一堆书中比较容易被发现。

 

封面:

细节不再重复上一篇的内容,整体上,我会特别关注缩略图的样子,在网络传播时,很多场景中,封面会以缩略图的方式出现,能否一下子看清书名的几个字很重要,又因为对“亲”的纠结导致的排版诡异,我期待在缩略图中,读者可以一下子看到“产品事”、“淘宝”两个关键词,忽略相对浅色的“十年”。

 

封面勒口:

又一个推广位,推作者,希望辅助回答“为什么买”,信息就是那些,具体什么展现形式,我们想了很久,最后觉得这块位置的长宽很像无线淘宝商品详情页面的展开大小,所以,我们就模仿了一个商品详情页面,只不过,这个商品是作者。

 

这是一个产品经理在设计一本书的封面时的一些思考,不成熟,但真实,有如爱因斯坦的小板凳,丑陋,但不是最丑陋的了,呵呵。

“科技与人文的交叉口”到底是什么?

最近看了《设计师式认知》,才看了两章就想推荐了,里面提到——

科学的认知对象是“自然世界”,人文的认知对象是“人类经验”,而设计的认知对象是“人造世界”。所谓“站在科技与人文的交叉口”,不就是设计么,用人类经验改造自然世界,当然,这里是广义的DESIGN,仅仅在我所接触的工作中,就包含了产品经理、UED、开发等很多事情。

有关科学与设计

作者认为这是两种思维方式很不同的东西。

科学是分析的过程,而设计师创造的过程,一个是已有事物,所以更有方法可循,而设计的产出是新事物,需要很综合的能力,设计师知道如何解决设计问题,但,他们却并不清楚自己是如何解决问题的,即,很难教会别人,要靠自己悟。(另,逻辑探究的是抽象事物)

科学家致力于研究发现规则,而设计师致力于拿到更好的结果。科学活动是问题中心的,而设计活动是解决方案聚焦的(方法中心?或者说先问题后方法)。设计活动的一个核心属性是期待尽快产生一个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案,而不是在问题分析上浪费时间。设计活动的资源限制更显著,设计师总是被要求在有限时间内提出可行的方案,而科学家则往往要求保留自己的判断和决定,直至找到新的发现——“需要进一步研究”通常是他们的总结陈词(对设计,这个总结显然不能作为close)。

设计是创造性思维,不同于科学的逻辑思维(演绎,结论一定正确;归纳,结论不一定正确),它仅仅是解释已知事物的过程,是推理到最佳解释的过程,有“归因”倾向。所以,大多数产品规划、甚至事后的分析,都有很大创造性思维的成分。

设计的思考模式:把抽象的用户需求模型转化为具体的事物模型,即问题到解决方案的过程。广义的设计师,都在使用这种方法,将个人、组织和社会的需求翻译、转换成人工制品。

有关设计教育:

所以,设计教育是传统教育(只分科学和人文)的巨大缺失,设计教育能促成想和做之间的关键转换。但设计教育又与工程师教育不同,设计教育更多地鼓励设计师做出多样化的设计方案,而工程师更倾向于“手里拿着锤子,看什么都是钉子”。

传统的问题求解中,问题对应的是一个唯一正确的答案,必须要非常慎重的把其他领域的行为模型引入设计教育中。

顺便说到,教育与培训的区别,教育本身就是目的,而培训是达成某目的的手段。类似的表达,职业教育追求的是工具性目的或外在价值,而通识教育必须以追求内在价值为目的。

作者对设计本身的一些观点:

我们将采用解决方案聚焦的策略和溯因推理的思维方式来解决未明确定义的问题的能力称为设计能力。所以,设计师认知的五个方面:

设计师解决的是“未明确定义的问题”;

设计师解决问题的模式是“解决方案聚焦”;

设计师式思维方式是“创造性的”;

设计师使用“编码”来进行抽象需求和具象形式之间的转换;

设计师使用“编码”进行读写,转换造物语言。

设计问题的解决,很多时候在很多方向上都有可行解,设计师最初的思路对后来的解决方案有决定性的影响。

因为问题的不确定性,设计过程中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同等重要,经常要与“客户”一起构建和界定问题,而非被动地接受给出的问题。

人造世界即创新,需要一定的直觉。因为设计是创造新事物,所以其本身就有反预知和反权威属性,否则,如何进步?如何创新?有探索性质,无权威性的标准,目标也是不可预知的。所以,早期的过度规划无意义。

初级的设计师并不收集太多信息,而是趋向于“解决一个简单的问题”,这样会意识不到很多潜在的标准和困难。

其他好句与个人感悟:

问题总是在你试图解决它时才慢慢变得清晰。

目前,尚难做出会“设计”的机器(即人工智能尚无法解决设计问题),这意味着“设计”是一份好工作。

幽默和创造的过程都是个体以敏锐的观察力,利用偶发的线索,将两个原本不相干的事物做瞬间的关联,有偶发性、场景依赖。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