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66】用学习逃避成长,听新知缓解焦虑

2016年还剩半个月就没有了,不知道大家是否焦虑,是时候破除「只读」模式了……

前段时间在北京跑了几家公司,和他们的创始人都聊了聊。

有罗辑思维的得到、果壳的分答、馒头商学院、三节课、有可能学院、大咖说……加上之前也沟通过的沪江、起点学院、知乎、pmcaff……

可以算是对年轻的职场、准职场人士(下面把他们简单的叫做「新人」吧),在泛「学习、教育、培训、知识」领域的真实需求有了一些感受,和大家聊聊。

————————

2016有些变化,我给出这几个观点。

1. 认可知识、服务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是值钱的。

2. 可以越来越轻松的接收到最高级最前沿的信息。

3. 信息输入过多导致略浮躁,没时间「扎马步」。

4. 竞争起点越来越高,越来越恐惧焦虑。

5. 很多人在「用学习逃避成长,听新知缓解焦虑」。

6. 但,只有输入没有输出的学习是无效的。

下面一条一条说。

————————
1. 认可知识、服务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是值钱的。

新人不再像他们的前辈,只愿意花钱买一些「实物」,他们认可付费不看广告省时间、打赏一篇好文章、花钱听几段音频。

随着物质生活越来越丰富,精神追求从可有可无变成了刚需。知识本身开始成为了追求,这从最近几年实体书销量的提升能看出来,说明了需求增加的是知识本身,和互联网无关。

知识付费其实挺不容易的,虽然确实不贵,但买其他东西是买了之后就享受了,而知识是买了之后就要开始受累的。

得益于微信红包发来发去的教育,让网络小额支持确实越来越「手一抖就完成了」,随手几块钱习惯了,几十块,几百块也就渐渐的也成为可能。而新人们的付费决策也比学生时代简单,几百块最多也就是几天的工资么。

————————

2. 可以越来越轻松的接收到最高级最前沿的信息。

愿意付钱这件事儿,反向促进了高质量的供给。

新人能接收到的信息越来越高级,最牛的人,本来是要在电视上、书上才能看到的,现在随手打开一个App,他就给你写一篇、讲一段,音容笑貌宛若就在身边。

我这种80头的人,可是上了高中大学才开始接触电脑和互联网的,现在的小学高年级同学,一上车就叫爸妈打开「得到」给他听几段,初中生已经在知乎上回答得呼风唤雨,大学生已经是连续创业者了……

后育的时代不可避免的来了,我坚信同样25岁的90后一定比25岁的80后厉害,甚至比30岁的80后厉害,这是晚生人的幸运。

​————————

3. 信息输入过多导致略浮躁,没时间「扎马步」。

很多高级信息输入,把新人们的胃口越掉越高。

我刚才还在看俞军的价值观、张小龙的方法论,转头就要和设计师讨论一个按钮放左边还是放右边???这心理落差……

你看过无数场「华山论剑」,在江湖上谈笑风生,好像已经可以指点江山了,就觉得「扎马步」好像很傻。

而有些能力是需要时间积累的,因为浮躁,左顾右盼不落地,可能导致一直缺失。

所以我们才会看到很多传统媒体人杀入新媒体领域之后,那些纯正的自媒体就很难活了,真正的品牌商开始开店以后,淘品牌生存难度也大大增加。虽说后育,但老人们十几二十年的积累,也肯定在某些方面可以秒杀新人。

基本功还是要静下心来做的,这在任何时代都逃不掉。

————————

4. 竞争起点越来越高,越来越恐惧焦虑。

新人享受了时代的红利,成长更快,同时,他们彼此之间的竞争更加激烈了。

以产品经理为例,大家的起点都很高。我刚入行的时候,那可是因为专业不好、代码写得少,做不了程序猿才退而求其次。而现在,名校、研究生、相关专业、有实习经验、熟练axure、通读几本书,还抢破头。

环境大背景也不容乐观,互联网行业从混沌时期日渐成熟,增速真的放缓了。我是经历了国内一步步定义「产品经理」的过程,新人没赶上「规则制定期」也是事实。

实际的岗位需求,相对入行者人数的增加来说,显得越来越少了。我身边做不下去,裁员、解散的创业公司就比比皆是,而失去工作的人,如果不愿意降低期望,是真的可能找不到工作的。人力共享的想法,也正在被越来越多的机构实践,他们发现,某些初级岗位不用招聘全职员工,pmcaff也顺势推出了「外包大师」。有些地方政府,批给支持大学生创业的「双创基金」,朋友跟我开玩笑说,是算作「维·稳」预算的……

这种与日俱增的深深恐惧,大家想到了一个解决方案,我把它叫做——

————————

5. 很多人在「用学习逃避成长,听新知缓解焦虑」。

先是拼命的工作,加班、996,997,我年轻,无所谓。但很快,大多数人都发现业务顺利的公司太少了,而且公司也不是自己的。

于是,想各种办法「自我提升」。

每天把自己陷在几十个信息源提供的「干货」里,已经很晚了还舍不得睡觉。

我一边听着吴晓波说的财经知识,一边完了一个下午游戏,好像负罪感也不那么强了。

老板傻逼,我看了多少雷军傅盛王小川的文章了,根本不是这样的,真想把这些文章甩他脸上。

所有人都能脱口而出——哎,那个谁谁谁有一个新观点……

大家都很拼,我怎么再比过他们呢,对了,花钱!我花钱了,我总领先了一点吧,我是「人民币玩家」。

……

————————

6. 但,只有输入没有输出的学习是无效的。

但,有用么?

当然有用,比如聚餐的时候作为谈资,也许工作的时候触发了一丝灵感,但·真·的·有·用·么?没人知道。

这次去聊的各种产品,其实大家也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也都在一边服务着越来越多的「人民币玩家」,一边苦苦思索到底怎么能更好的帮助新人。不止一个人跟我说过,你看看那些沉迷于这些内容里「求知若渴」的人,往往是现实生活中、工作中混得不太好的人……是啊,最牛的那批人在做事呢,在生产这些内容呢……

————————

所以结论也来了,到底什么是正确的姿势,很简单——

这也就是我重新定义的一个词——「读书会」,人生一世,无非此事,「只读」模式,处处受制。

读:阅读,是知识与信息的输入

书:书写,是思考与沉淀的输出

会:会面,是线上和线下的交流

各位,其实你们已经知道得够多了,我十年前入行的时候只有一本翻译的《产品经理的第一本书》,讲得还不是互联网,现在我的朋友们都写了十几本了;八年前我在全网搜各种博客,只为看几篇谈产品的文章,现在几十个公号天天帮你整理好各种最新干货;五年前我听的音频还是郭德纲、王自健在小剧场的相声,现在居然可以用几十分钟听一本书……

你们要做的是输出,工作中做事当然算,还可以写点什么,哪怕写给自己;然后拿着输出去交流,和同辈和前辈都行,有了这些,再去思考到底应该输入什么,才更有目的性。

可输入的内容,呵呵,反正也看不过来……

学·习、教·育、培·训、知·识 这几个词,也都是可以拆开的,大家都太过注重前者。

不要担心,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了,对于希望摆脱「只读」模式的人来说,未来会好的。

 
—————————–

iamsujie,前阿里产品经理,写过《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淘宝十年产品事》,现在做创业者服务,『良仓孵化器』创始合伙人,『B12』合伙人。更多信息可以扫码关注。

iamsujie的公众号二维码
iamsujie的公众号二维码

【5027】「迁怒」也许不只是没忍住

说说这个戾气满满的环境吧,更糟糕的是很多时候,这个戾气还是「迁怒」。

 

「不迁怒,不贰过」,出自《史记·仲尼弟子列传》,我们今天只说「不迁怒」,字典里的解释,就是自己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有什么烦恼和愤怒不发泄到别人身上去,就是你自己心情不好,不要拿不相干的人当出气筒,也可以扩展到把A的过错转移,冲着B发火。

 

今天我们要说的,不是简单的公司里受气了回家冲家人发火,这是修养、素质问题,而要说说能力问题,有时候的「迁怒」,是因为他傻——不知道真正的问题出在哪里。

 

==== 看几个例子。

 

机场延误、取消,冲着登机口的小姑娘发火,其实大家是利益共同体,包括乘务组,都希望能尽快起飞。

摆渡车没开空调,觉得不爽,进而说再也不坐X航了,而摆渡车和廊桥应该是航空公司向机场采购的服务(实际情况没这么简单,我非专业人士不再乱说),也是怪错了人。

家里网络速度不好,打电话给服务商,然后对客服发火,也是类似,反正我都是知道他们解决不了,直接跟他说你转二线吧。

 

提升到对事物运作的理解,现在的社会分工已经很细了,也许我们无法要求每个「用户」搞清楚各行各业都是怎么运作的,但作为产品人,不懂、甚至没有好奇心去稍微了解一下,有点说不过去。

扯一下电商,有啊、拍拍为什么做不起来,和天猫的一位现任产品、有啊的前任产品聊过,因为对供给端的理解太弱了,「供应链」的概念没人懂,整天研究体验、交互、页面流程……貌似都是需求端的事情,做纯用户产品2C与做商业2B的区别,挺大的。

 

==== 再来几个例子。

 

随意插队不守规矩的人、公共场所大声接电话的人,或者扩展一下到随意制造负面「外部性」的人,确实很讨厌,但开骂之前,也可以想想,责任真的在他们身上么?

大多数很可能没遇过这样的情况,他原来的生存环境,可能全是熟人?还不明白现代社会应该如何与陌生人相处……或者资源很充足,不用抢?一旦碰到需要抢、甚至只是自以为要抢的时候,就很紧张,生怕自己拿不到。

他根本不知道「外部性」是什么。

注:外部性又称为溢出效应、外部影响、外差效应或外部效应、外部经济,指一个人或一群人的行动和决策使另一个人或一群人受损或受益的情况。

 

随地吐痰的人、乱丢垃圾的人,也可以想想是什么造成了这样的行为?

也许这在他原来的生活环境下根本不是问题,想下一些社会形态,方圆十里可能根本没有垃圾桶、厕所这样的东西,当然略有夸张,明白意思就好,所以这种情况下,我们似乎也不用迁怒于这些人,想想怎么帮他们就好。

 

这些,可以从《道德的起源》一书里找到更多的相关思考。

 

==== 最后一个例子。

 

甚至骂人的人,我也只是会去想他为什么会这样,对骂毫无意义,是否能帮己帮人。比如多年前在我的博客上就有类似的情况:

 

2010年初,我写了一篇“绩效考核的哲学窘境”,其中有人评论,以下以「他」、「我」代替。

 

他:晕,你想到的,管理咨询行业的前辈们,10年前都想到了,拜托别自己瞎琢磨,有时间去栖息谷等整点资料下来研究研究;“你再怎么去客观的设计绩效体系,这个体系都无法真正的能够和你追求的目标划上等号”这句话太sb,你换掉“绩效体系”换个其他词看看;好像也通哦?这种滥话我10年前读高中的时候都不信了;

 

我:

1. 谢谢指点,哪里有相关资料我记下了

2. 别人想过的,为什么我就不能想呢?历史总是在不断的重复,我们总是在不断犯着前人犯过的错误,不是么?

3. 知识太多,时间太少,信息过滤成本极高,瞎琢磨犯点傻,说出来,然后你就跳出来指点我了,起到了“过滤器”的作用,再次感谢,说不定这是种捷径呢

4. 希望继续交流,你10年前在读高中,我们应该是同龄人,:)

 

他:坦白说,很喜欢你的回复;你上网搜一下:业绩管理找几个不错的咨询公司的mckinsey的最经典,mercer a,t Kearney 的一般,里面很好地解决了你提到的问题,我关注你博客时间很久了,对你的写的大部分文章都挺喜欢,不过,直言之,你可以更聚焦一些,这样价值更能倍增

 

我:嗯~ 直言比“顶”有价值,呵呵。其实我们的困境很类似,你也苦恼于希望得到的信息被噪声稀释,但作为个人blog,我自己也确实是这个产品的重要用户,难免有时候写一些给自己看的东西,希望理解,:)

 

==== 嗯,6年前了,我的脾气一直就是这么好,呵呵。

 

所以,「迁怒」其实对自己、对他人都没有好处,换得一阵负面情绪,徒增烦恼。

但也不要走向虚无主义,无所作为,而应该去尝试改变,哪怕通过发声方式去增加改变的可能性,具体发声的时候,也要考虑提升效率,尽量把声音发给对的人。

 

「不迁怒」的更高境界,我觉得应该是「不怒」,即贪嗔痴中的「嗔」,继续修炼吧。

—————————–

iamsujie,前阿里产品经理,写过《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淘宝十年产品事》,现在做创业者服务,『良仓孵化器』创始合伙人,『B12』合伙人。更多信息可以关注二维码。

iamsujie的公众号二维码
iamsujie的公众号二维码

【5026】学会请人帮忙,伸手党去死吧

找人帮忙的事儿,各种地方都有,微信、微博、知乎等平台上,我都有几万关注,所以也常常碰到一些求助,但,每次看到,总让人觉得他们不仅仅是需要帮忙,更需要「学习一下如何找人帮忙」

今天去扫了一下自己的微博,「未关注人的私信」里,看到很多有意思的,分几种:

 

第一种,「在么」、「有空么」。

微信里更多,这句话有意义么?我认为沟通分为实时和延时两种,实时的情况下,比如打电话给某人、或者当面跑过去,确实应该问一下「现在说话方便么」、「有空聊10分钟的?」,但作为延时的场景,毫无意义,我必须也跟着说一句毫无意义的「请说」、「什么事」……之类,才能正常进行对话。

所以,低效啊,通常碰到这种,我就不理了,看看对方会不会反应过来直接说事儿。

 

第二种,好一点了,直接说事儿,但说不清楚,比如这种问题。

你让我怎么回?我得问清楚多少背景信息,才能给出个不一定有用的答案。这种典型的坏问题,也是一律不回。

当然,如果这类问题很多,那我会合并同类项来解决,写一篇文章,说一下:类似的场景有哪些,首先你要想清楚是……如果你是情况1,那么应该如何,如果你是情况2,那么应该怎样……另外,还有几个需要注意的点……

 

第三种,再好一点,基本说清楚情况了,我看完,还会很困惑。

为什么要付出时间精力回答?

回复通用的问题,也许受众广,我还可以觉得「能帮到很多人」,从而说服自己时间没有白费,吸点粉嘛……回复个性化问题?已经算轻咨询了,哪怕现在有「在行」这样的服务,我也觉得很难定出一个双方都满意的价格,只能另外找价值点,对于我,「在行」上见的人,都对自己公司有价值,可能是潜在客户,也许是招聘对象。

 

最让我难过(是这个心情么,很难找到合适的词)的是这个:

Excuse me?哪里得罪你啦,一脸懵逼,结果往前面看了好几天,才发现这个小伙给我发了一份简历,然后问这个简历有什么问题云云……可是,我一段时间没看「未关注人的私信」,他心碎了,自己徒增烦恼,让我怎么回这条呢,算了,不回了。

 

第四种,更好一点,说清楚问题,还外加说了一些对我的价值。

比如请你吃个饭,饭总要吃的嘛、认识个朋友,多一条朋友多一条路什么的。

但,完全不在点子上啊,这种,在微信里的半熟人比较常见,于是,装作没看到消息,额不对,有的时候是真的没看到。

 

好了,说了这么多,好像我是个啥也不回的人,其实并不是。前段时间,我给团队小伙伴说过类似的话题:

我们经常有需要别人帮忙找嘉宾、搭线的事情,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有几个原则:

1. 站在对方的立场上,说清楚「需要他做什么、投入多少时间精力」,「对他有什么价值」,光说「我们为什么要找这个嘉宾」、「我们要做什么事」是毫无意义的;

2. 如果给对方的价值确实不大,那就真是刷脸,卖面子欠人情,但这是刷一次少一次的事情,必须想清楚是否值得;

3. 如果要转介绍,不给帮忙找人的人带来麻烦是基本原则,其实是应该考虑转介绍人的价值点,任何人(公司外部的)都没有义务透支自己的脸和信用来帮我们;

4. 自己做到极致,比如把需要对方转达的话术完全写好,直接提供,然后「听天由命」,对方帮了,那是情分,对方没帮,也是本分,说明我们没提供足够的价值,没理由心生抱怨。

 

我自己也会尝试给一些比我厉害很多的大佬发邮件、写私信,比如李开复、马云、马化腾、李彦宏、周鸿祎等,没有回复很正常。

首先,他有没有看到?邮件,也许他有多个邮箱,你弄到的邮箱是不是他的主邮箱?是助理帮他看,还是他自己看?微信,这个是他自己用,还是团队在维护?

其次,价值有没有说清楚,你是否能给对方提供价值,往往下对上的沟通,这是最难的,又不像上对下、平对平可以刷脸,所以,也许真的要找一些情感性的因素打动他,但我很清楚,人家本来就不欠你什么,没帮你又不是在闲着,只是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最后,第一次公开这个彩蛋,马云给我的一封回信:

—————————–

iamsujie,前阿里产品经理,写过《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淘宝十年产品事》,现在做创业者服务,『良仓孵化器』创始合伙人,『B12』合伙人。更多信息可以关注二维码。

iamsujie的公众号二维码
iamsujie的公众号二维码